1. 首页
  2. 百家观点

外国人对中餐的偏见

我刚去悉尼读书的时候,吃不惯每天汉堡、热狗、披萨,于是慢慢学着自己做饭。就像很多留学生出国之后才更爱国一样,我也是在一个遍布西餐的环境里爱上中国美食的。我住的学生宿舍中有一个法国女生,我常常让她试试我学的菜,有时候也会一块聊聊对中餐的看法。我吃了二十多年中餐,却发现自己除了好吃什么都说不出来。对中餐的“观念”我几乎是从头学起的。

悉尼的中餐馆很多,日常吃的中餐小馆子主要是卖各种面食,以面条和饺子为主。外国人非常爱吃“饺子类”食物,虽然他们都叫“dumpling”,但其实包括了小笼包、生煎包、水饺、煎饺等各种面皮包馅儿的食物。多人聚餐时去的“大饭店”,主要以川菜、粤菜为主,还有少部分的东北菜、上海菜。

在悉尼生活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饭店有“中”有“西”,但顾客似乎还是倾向于“国味”,中国人喜欢的“中”味,在有的西餐中也能找到。就像麦当劳到了世界各地都要做口味改良,相信我,悉尼的麦当劳比中国的麦当劳可难吃多了。悉尼歌剧院附近有家“网红餐厅”,叫Pancake on the Rocks,主营煎牛排、猪排、沙拉、冰淇淋之类的西餐,但去这家餐厅的大多数是华人,服务员也都会讲中文,食物也更合华人的口味。这就是一家“中味西餐”。当然,与之对应的还有“西味中餐”,如果你看到一家中餐馆门前排一条长队并且都是外国人(其实我在那才是“外国人”),那我劝你最好换一家餐厅。

pancake(西式煎饼,多作为早餐、佐餐、甜点)

中国人啥都吃?

尽管现在华人遍布世界各地,外国人对于中国人和中国菜的偏见还是停留在一个令人震惊的地步。这种印象由来已久,十三世纪末,马可·波罗厌恶地写道,中国人喜欢吃蛇肉和狗肉。他还宣称,有些地方会吃人肉。1736年,法国历史学家杜赫德形容中国菜时,则是用一种“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的口吻:“鹿鞭、熊掌、他们吃起猫啊、老鼠啊之类的动物,也是毫不犹豫。”距离马可·波罗描写中国人吃狗肉已经700年了,离杜赫德对鹿鞭熊掌的惊讶也快300年了,西方人对于中国美食里的怪异、恐怖元素还是念念不忘,甚至有点走火入魔。即使是“万物互联”的今天,中国人也许就住在离ta家两个街区的地方,一些外国人对于中国人的印象,还停留在“他们是杂食人种”。

这是当然是历史遗留下来的种族偏见,在中国没吃过蛇肉或狗肉的人大有人在。我和外国同学解释后他们大多都能理解,极少数死死抱着偏见的老外多是一些固执老年人,对于这些人我也就不解释什么了,毕竟我们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关于屠杀牲畜的问题

关于动物屠杀的问题上,西方人对于中国的评价可能是“残忍”或者“恐怖”,但这也多是建立在一些可疑的都市传说上。比如最著名的“活吃猴脑”,把猴子绑在一种特殊的桌子腿上,脑袋固定住,服务员把猴子的天灵盖劈开,浇上滚烫的热油(也有说直接生吃的),让客人用勺子舀猴脑吃,就像吃冰淇淋那样。现实中我反正没见过,张国荣主演的电影《金玉满堂》里体现过,但也是假扮的。

传说广东有一道菜叫“三吱”,用筷子夹起刚出生的老鼠幼崽时,老鼠吱一声;放进蘸料里,老鼠吱一声;送进口中一咬,吱第三声。这道菜我和广东的同学聊起来,他回答说“没听说过”。

如果这些都市传说是真的,中国人也会觉得“恐怖”、“残忍”吧?!

当然,中国平常生活中的杀鱼宰猪估计也够让外国人叹为观止了。我在悉尼读书的时候,很少见到菜市场,人们买菜买肉都是去超市。超市的肉都是切割好的肉块、肉片、肉馅之类,人们很少有机会见到“活着的”食物,如果他们看到中国菜市场卖鸡卖鱼的场面,觉得恐怖就“顺理成章”了。再加上西方的动物保护协会比较活跃,不同宗教中对于宰杀牲畜也有程度不同的“戒律”,可能这些是造成西方认为中国对动物比较“残酷”的原因。

对此我倒是比较“看得开”,一来西方人吃牛吃鸡并不少,只是大部分人没有看到屠宰过程而已;二来现杀现做的食物比较残忍,但确实比较好吃,如果没有浪费,也算是一种“珍惜生命”吧;三来我们确实做得差点儿,恐怕中国很少有屠宰场想到让动物“死得不那么痛苦”。

外国人最无法忍受的中国菜

老外最不能接受的中餐是我很感兴趣的恶趣味,比较容易理解的有长沙臭豆腐、豆腐乳之类。但最难接受的,竟然是皮蛋。如果有一个榜单介绍“外国人最不能接受中餐”,我想皮蛋肯定榜上有名。对于这个恶趣味,我做了一点调查。皮蛋曾经被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评为“全球最恶心食物”,说它味道吓人,外形怪异,是“恶魔生的蛋”。

最近我看的一本书《鱼翅与花椒》中这样描述:“这两瓣皮蛋好像在瞪着我,如同闯入噩梦的魔鬼之眼,幽深黑暗,闪着威胁的光。蛋白不白,是一种脏兮兮、半透明的褐色;蛋黄不黄,是一坨黑色的淤泥,周边一圈绿幽幽的灰色,发了霉似的。整个皮蛋笼罩着一种硫磺色的光晕。仅仅出于礼貌,我夹起一块放在嘴里,那股恶臭立刻让我无比恶心,根本无法下咽。之后,我的筷子上就一直沾着蛋黄上那黑黢、黏糊糊的东西,感觉再夹什么都会被污染。我一直偷偷摸摸地在桌布上擦着筷子。”

我很难理解外国人对于皮蛋的抵触,搜来一些他们吃皮蛋的视频,看到后来我都产生了怀疑“皮蛋真的这么难吃”?我猜想了很多为什么他们不接受皮蛋的原因,比如看起来“黑灰色”、闻起来是“硫磺味”、吃起来“滑溜溜”。后来想到英文中描述皮蛋的形容词,例如“粘滑的(slimy)”、“荧光的(fluorescent)”,如果只从这两个英文形容词来看,他们想到的可能是一条发光的蛞蝓吧。英文中的皮蛋是century egg,直译是“一百年的蛋”,可见他们有多怕皮蛋。

其实外国人怎么看中餐并不重要,相互理解、包容并选择适合自己的健康餐饮才重要。我目前是减肥期间吃“西餐”,沙拉、牛排、鸡胸肉什么的,犒劳自己时吃中餐,火锅、面食、烧烤。写到这已经饿了,吃饭去喽。祝大家吃饭开心,身体健康。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内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记录我的新知与拙见,Peace!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