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十年代的明星」许晴 一个乖女孩的故事

有一天,我终于走近你,你依然是那么亲切,绝对本色示人,双手捧着茶杯,穿着小对襟,又好象是小棉袄,秀发一拢,靠在写字桌前,微笑着,或是轻轻地说着点什么,或者静静地听我说,笑意盈盈地。在影视圈这样的名利场中,你总是保留着稀有的宁静与淡泊。你很少在挤破头的荧屏上露脸,虽然你有无数的机会,可你总是尽量远离这种场合。

淡淡地,淡淡地,如素雅高贵的紫罗兰;纯纯的,纯纯的,犹如一片轻风吹抚的绿草地。这便是我心中的许晴,一个静如深潭的女孩,一位母亲眼中乖乖的女孩儿。

好久好久就想写写你,但好久好久一直未能动笔,因为我生怕写不到位。那反倒十分尴尬。

许多许多的人都喜欢你,崇拜你,你真的成了偶像,一群一群地簇拥着你!

记得有一次我对朱琳说,上大学期间朱琳是我的偶像,“那现在呢?”电话里朱琳问我。“因为我长大了,所以没有了偶像!”我说。

只可惜我太老了,否则你或许也是我的偶像。

不过,我也同样喜爱你,因为你的纯真、你的善良和你的不做作,最重要的是你的真诚。

我们相识不是因为我要采访你,而是为了你的观众我的读者,一位叫陈建伟的学生特崇拜你,不是五体投地,恐怕也是三体了,我读完他的信,好感动!想想一个艺员,如果能受到如此厚爱,也算是值了。当我被他的挚爱感动时,我想把这种情绪告诉你,电话里你听到这个消息时,你格格地笑了,笑得很开心,并希望能读一读崇拜者的信。

“他的字很潦草,恐怕很难读!”我说。

“没关系,能感觉到!”好真诚。于是我说过几天去找你。没问题,一般都在家,你说。

难怪外间传说许晴是个乖女孩的,我突然想起在三峡的游船上,一位也是很有韵味的记者小姐告诉我,听说许晴每天晚九点后准在家,特乖,是吧!

有一天,我终于走近你,你依然是那么亲切,绝对本色示人,双手捧着茶杯,穿着小对襟,又好象是小棉袄,秀发一拢,靠在写字桌前,微笑着,或是轻轻地说着点什么,或者静静地听我说,笑意盈盈地。

在影视圈这样的名利场中,你总是保留着稀有的宁静与淡泊。你很少在挤破头的荧屏上露脸,虽然你有无数的机会,可你总是尽量远离这种场合。

我真有些搞不懂了,对于许多公众人物来说这都是十分难得的机会。

嗨,我就是不愿意凑热闹,再说,观众天天见你,总有烦的时候,如果我要再演什么角色,还有人看吗?

你一边说着一边笑着,特随意,好象是山涧溪流,天然成趣!

其实,你也知道,即使你天天露面,观众也想看你塑的每一个角色,你深烙在观众心灵的是你自身的人格魅力。

最后我才弄明白,你是把别人抛头露面的时间用来读书、听音乐了。这大概就是你跟别的艺员不同的地方,大概也因为如此,才有外间传说的那样:“许睛挺傲”。

我虽也是中国人,可我始终弄不懂一个“中国道理”,为什么每个人就不能拥有一片仅仅属于自己的时空,你必须左右逢缘,必须是有求必应,否则就有人在背后指着你的脊梁骨说:这人,特傲!许睛显然也是“在劫难逃”。因为她并不是所有的采访都接受的,也不是所有的社交活动都承允的,她只是按自己的理解认为该接受的采访或活动她才应允,这岂不说是一个公民的权利,就是按处事为人的常理,这个选择也不失为合情合理的吧。可就因为她是许晴,她是明星,这种合情合理的事情都变得不合情理了,你说怪哉不怪哉?

个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为什么对你就如此苛刻?

我想起了李保田,他也跟你一样,自己需要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他可以画画,雕刻,听音乐,而你需要用这些时间去读书,也听音乐,或许还想抽空陪陪姥姥什么的。

当明星,是不是累点,你说呢?

嗨,别人怎么说我我并不在乎,我也管不了,我只要自己踏踏实实过好每一天!

你说着,不经意地把手中的茶杯转了一个圈,依然还是笑盈盈地,让我感觉正在读着一首清丽如水的诗。

许多许多的事都基于缘,就在你住的大院里,我听人说王志文跟你在谈朋友,后来我又在报章上真的见到了此类文字,无论如何,对于你的影迷来说,都是一种伤害,虽然不像成龙影迷在他结婚后就跳楼,但不是也无形地给你的影迷们罩上了一层无以言状的淡淡的惆怅?

对此,你的回答仍是微笑,但这种微笑中明显地含有某种轻蔑,从你的微笑中,我明白了,那帮人又在说谎。恐怕只是借你的名气炒自己。

“我跟王志文可以说是特好特好的朋友,也是好搭档,今后的事谁也说不准,我现在似乎还没有去考虑成家,因为还有许多我非常想做的事尚未去做,也许有一天我觉得该考虑成家的时候,我才会去留意,谁是我未来的…… ”没说完,就打住了,你似乎还遗存着些许少女的羞涩。

其实,那也很美!

既是如此,你为什么不也通过媒体说明真相?

你说你不想也没有必要。我明白,你需要的是一种宁静平和的氛围。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你怎么做才是你自己的事,再者,如果你真的要向媒体说明真相,那不也正是某些炒者所希望的吗?

影视记者里面,想通过炒明星的花花事来炒红自己者不也大有人在吗?这个时候,沉默是金这句话,似乎更多了一些份量。

说到演艺,许睛更兴奋,她拿出了她近两年在新加坡的作品。趁她去港,我把录相带拿回家认真地看了一遍。我想象中扎着羊角小辫边走边唱的小姑娘已经长大了许多,无论是《边走边唱》,还是《皇城根儿》、《东边日出西边雨》,她是在演她自己,那么从《狂》开始,她似乎才开始演绎别人的故事和性格,从本色走向演技。她饰演的东方不败比林青霞是有过而无不及,如果在大陆公演,一定比林青霞更火。

青春活力,毕竟也是女人的一种魅力。

也因此,在新加坡,许晴的知名度在两年之间似乎超过了李南星郑惠玉们十多年的劳作,按新加坡人的说法,许晴实在是太漂亮了!一位在新加坡工作过的罗先生告诉我说,新加坡似乎是多少代都没有出现过许晴这样的美女子了!

不说那位刁婆是许晴演的,谁都想象不出,还有那位“飞女”,如果按原来的标准去判断,谁要相信那是许晴演的才怪呢!

在去三峡的头一天晚上,我去找你,你不在家,已经过“九点”了,开门的是你那老革命又老艺术的妈妈,说你在姥姥家给姥姥过生日。

说起女儿,当妈妈的似乎比女儿自己更兴奋。一说起三峡,你妈妈特高兴,说那是你的老家。那就是说,你也算湖北佬,再细细谈来,你要跟我同族,土家族?!

到这时,我明白了一切,你的所有的品质,都是土家人引以为荣的美德,所以我跟你谈得那么投机,现在我才知道,因为在不太遥远的年代,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祖先,为这个祖先,我引以为骄傲!相信你也会!

在你妈妈眼里,你一直是一个乖女儿,从小到大,直到成为明星的你。

不难感受,你恬静高贵的气质,源于你妈妈的文学醺陶,你妈妈为你能听她长时间的叨叨文学而感到欣慰。

在文章结束时,告之观众一个秘密,许晴在近半年内将有大动作,那秘密是什么,许晴让我暂时保密,如果能公开时,也许观众再见到的将是另一个许睛。

文/何厚桢 原刊于<<电影连环画刊>>1996第6期

免责声明:该自媒体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内容由作者自行担责),且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作者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作者与内容]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文化教育 艺术影视 书画收藏 前沿科技 社会时政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