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法律

电影票有专项用途,发行方处置不当会折抵酬金

【原创】文/汐溟

在影片宣发过程中,片方为配合发行方的宣发,可能自行购买电影票并付与发行方,要求发行方将该电影票用于影片的宣发。若发行方对于片方提供的电影票处置不明,存在无法证明用于影片宣发或者用于其他用途等不当处置行为,应负何种法律责任?本文选取典型案例,对该问题予以说明。

电影票有专项用途,发行方处置不当会折抵酬金

基本案情如下:A是影片的片方,委托B负责影片的宣传与发行,并签订有发行协议。协议约定A自行购买电影票5100张,价值15.3万元,由B负责将其用于商务推广,以提高发行效果。合同履行中,B收到了A交付的价值15.3万元的5100张电影票,用于交给25家合作伙伴进行商务推广,但对其中价值15.012万元的5004张电影票的处置情况没有证据予以证明,无法判断其是否用于影片的宣发。A认为B无法证明5004张电影票去向和用途,对该部分电影票的价值即15.012万元应从B应得的合同款中抵扣。

电影票有专项用途,发行方处置不当会折抵酬金

一审法院支持A的诉求,理由为:B认可其收到A价值15.3万元的5100张电影票,但其中价值15.012万元的电影票处置情况不明。根据发行协议的约定,B依约应将电影票用于电影的发行服务,尽管电影票的费用约定为A自行支付,但在B对电影票既未返还又未提交证据证明用于发行服务的情况下,A有权主张在合同款中将处置不明的电影票的费用15.012万元予以抵扣。

电影票有专项用途,发行方处置不当会折抵酬金

本文认为,可从两个角度来评述双方的主张。以B的立场观之,其提供发行服务,有权按约定向A收取服务费,该服务费实为B之酬金,无论A基于何种缘由扣除15.012万元,都会导致B的酬金减少。在这个意义上讲,A行使的是减价权。

电影票有专项用途,发行方处置不当会折抵酬金

作为一种违约救济权,减价权是受害方主动减少违约方报酬的权利。减价作为一种违约责任,被规定于《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质量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按照当事人的约定承担违约责任。对违约责任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受损害方根据标的的性质以及损失的大小、可以合理选择要求对方承担修理、更换、重作、退货、减少价款或者报酬等违约责任。”对提供有偿服务的合同而言,减价的意义在于,当当事人一方存在履行瑕疵时,已经接受了给付成果的受害方有权相应地减少自己应付的报酬。本案中,A向B提供电影票,无论该电影票是否有偿,B都应将该电影票用于宣传发行,此系其发行服务的内容或范围。B未将其全部派发出即违反合同约定,存在履行瑕疵,该违约行为也会降低发行效果,给A带来损害。A有权在结算合同款时将该等值服务的报酬减少。

电影票有专项用途,发行方处置不当会折抵酬金

而从A立场看,A自行出资购买电影票,对电影票享有权利,A将其交付B之后,若B未完成发行服务,但B应该在影片上映之前将电影票返还给A,以便A另做处置。而现实的情况是,B无法返还5004张电影票、导致电影票的灭失,纵使电影票存在,因电影已经上映,电影票也失去了价值。故此,纵使双方之间不存合同关系,B对A也负返还不能责任,而该责任即15.012万元,在A负有向B给付服务费的情形下,双方互负债务,A也有权抵销。

电影票有专项用途,发行方处置不当会折抵酬金

一审后,B提起上诉,其上诉的理由为:关于电影票费用,在电影行业中,电影票购买费用是在影片宣发过程中常见的成本性费用,片方、发行方在影片宣发时通过票务渠道以低价购入电影票,通过免费赠送、线上抽奖活动等各种形式进行分发,以求增加观影量、带动影片评分、推动影片发行。本案中,A自行支出15.3万元购买电影票用于影片宣发,该等费用并非B履行合同义务的对价。A为推动影片发行,通过B向各平台及合作伙伴分发电影票券码,并不能依此推定其属于发行协议约定的B的义务,故电影票费用不能与合作费用直接抵扣。电影票券由A掌握与支配,A主张B进行返还,缺乏事实依据。

电影票有专项用途,发行方处置不当会折抵酬金

本文认为,在B承认收到电影票的前提下,纵使其所主张的分发电影票不属于发行协议约定的B方义务事实成立,至少B对电影票有返还义务。A对B有15.012万元的返还请求权,B仍应负担债务。

电影票有专项用途,发行方处置不当会折抵酬金

对于B的上诉理由,A抗辩称: 关于电影票的购买,属于双方合同明确约定的宣发内容,属于合同价款的组成部分之一。 其次,依据发行协议第二页商务渠道相关栏目和内容,商务合作的服务内容包括线上APP和线下,随后价格一栏显示为“票务置换”以及17万元人民币,并附言“A支付B”;同时,在随后的“商务预算”一栏中就该票务置换明确约定了为5100张电影票,价格为153000元。根据上述约定,该部分电影票系B要求A购买,并在购买完成后交由其进行合同约定的商务合作与开发,因此,该部分电影票属于合同总体价款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因电影票非现金就否定其本身价值。再次,A购买该部门电影票后,已经实际交付给了B,并非由A掌握并支配。最后,B无法合理说明该部分电影票的使用用途,未能证明其用于合同约定的发行服务和事项,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电影票有专项用途,发行方处置不当会折抵酬金

二审判决维持了一审判决,认为:B主张关于电影票费用不应在本案中予以抵扣,因电影票的使用等事项在本案《发行协议》中予以明确约定,且A在诉讼中就此提出抗辩,故一审法院予以处理,并无不当。

电影票有专项用途,发行方处置不当会折抵酬金

综上,在发行中,发行方对电影票的使用有专门用途,为免于纠纷,发行方应能合理证明电影票的去向、具体处置方式。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内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汐溟版权律师,传播电影版权知识,分享电影版权经验。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