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了一通电话、6万余元不翼而飞

襄州检察院:无论对方是“领导”还是“亲友”,务必确认后再转账

 

    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讯(通讯员严红 吕云帆)几张银行卡、几通精心谋划的电话,犯罪嫌疑人就成功骗取被害人6万多元。日前,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检察院以诈骗罪对李某提起公诉。

一通奇怪的来电

2017年12月6日下午4时许,正在上班的某工地施工单位负责人薛某某,接到了一个未保存过的电话号码。

薛某某接听后,对面的声音也是未曾听过,但是,对方的口气让薛某某感觉自己无法拒绝与质疑。

“薛xx吧?”“请问你哪位?”“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直截了当地报出了自己的姓名,听起来毫不客气地反问,让薛某某一下慌了神,莫不是领导?

“我听不出来,你是我们领导,袁总?薛某某听说公司确实刚刚来了个“袁总”,但是自己并没有对方的电话号码,想确认对方的身份,然而,对方话锋一转,以命令的口气说道,“现在工地什么情况,你明天早上来一趟项目部!”便立刻挂断了电话。

新领导不敢得罪,放下电话,薛某某便揣度起明天前往项目部该如何汇报工作,并没有去项目部采取进一步的核实。

第二天清晨,薛某某再次接到该号码打来的电话。电话里,“袁总”再次要求他前往项目部。不一会儿,该号码发来一条短信,“袁总”在短信中声称,今天有领导来检查,一人要发个红包,一起要20000元,让薛某某先转给他,下午让财务给予报销。此时的薛某某早已被迷惑在对方制造的假象中,毫不犹豫地向对方发来的账户内转去20000元。之后,对方又以各种理由,先后让薛某转款4万余元。

钱转去了,对方迟迟没有回音,薛某某这才赶往项目部进行核实,然而,“袁总”的办公室内有很多人,直到当天下午,经过核实,薛某某才发现真正的袁总并没有要求其转款,自己被骗了,遂报警。

组织严密的诈骗链条

襄州区公安局接警后,立即组织着手侦破此案。2018年2月期间,该案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李某落网。

实际上,犯罪嫌疑人李某只是此次案件的环节之一。据李某交代,2017 年11 月份,其结识一位自称“老黄”的人,之后“老黄”告知李某,其在从事诈骗的犯罪活动,并将三张用来诈骗的银行卡交给李某,让李某在其实施诈骗成功后,从银行卡里把赃款取出,并允诺给予赃款千分之二十五的好处费。

2017 年12 月7 日,“老黄”电话通知李某去查看银行卡里的钱,并把钱取出。李九在其深圳市宝安区围后底村的租住处附近的ATM 机查看后,将两张里的各两万元取走,并在指定地点交给“老黄”,“老黄”将事先承诺的好处费按约定兑现,给予李某1000元好处费后

经过公安机关的侦讯,虽然李某见过“老黄”,但是“老黄”从未将其真实身份告知李某。与此同时,两人之间的联系全都是“老黄”进行的单向联系,每次通话后,“老黄”都要求李某删掉通话记录与号码,不让李某储存,且该号码在第二天便会处于无法接通状态。经过警方调查,“老黄”使用过的电话号码均为非实名登记号码。

目前,“老黄”仍然在逃,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追捕当中。

协助诈骗同属犯罪

审讯中,李某反复辩称自己仅仅是配合取钱转账,并没有直接参与诈骗活动。他的这种行为,是否属于诈骗犯罪行为的一部分呢?

襄州区检察院审查后认定,李某明知他人在实施诈骗犯罪活动,帮忙转移诈骗犯罪所得而取现40000元、转存,并从中牟利1000元,根据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办理电线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条第三项之规定,明知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仍帮助转移诈骗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提现、取现的,应以诈骗罪的共同犯罪论处,因此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因此,襄州区检察院案件承办人认为,犯罪嫌疑人李某事前明知他人在实施诈骗犯罪活动,事后帮忙将诈骗犯罪所得取现,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免责声明:该自媒体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内容由作者自行担责),且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作者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作者与内容]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弘扬正气 传递能量 维护正义 构建和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