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朝为什么被东方九夷部落死磕了五百多年?

通过东方九夷部落对夏朝与商朝的兴衰来看,东方九夷部落是对夏朝与商朝时期的重要军事力量、经济力量与文化力量,决定了中华文明的历史走向;夏朝与东方九夷部落的同盟关系,决定了夏朝的国都必然位于九夷部落与中原部落的交汇区域,而大禹会诸侯的涂山地区的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四方湖畔的古城遗址,正是我们要寻找的夏朝国都。

(作者:赵辉)关于中国夏朝的历史,因为夏朝国都的位置一直没有确立,使得夏朝近五百年的历史饱受质疑。而现有对夏朝国都的寻找,受传统历史观念的局限,产生了很大的偏差,夏朝国都问题也就此成为困扰中华民族的历史难题。

如果我们对商朝灭亡夏朝的历史经过和周朝取代商朝的历史经过,进行仔细的梳理,就会对夏朝的中心区或者说夏朝的国都位置,有一个基本的判断,为夏朝国都的早日确立,缩小寻找范围,减少国家巨额财力与人力的浪费。

商朝为什么被东方九夷部落死磕了五百多年?

商汤在准备进行灭夏前,进行的充分谋划,用伊尹的计策,离间夏桀与其同盟者九夷族的关系,使力量对比渐渐转向于己有利。《说苑·权谋篇》对此有较详细的描述:“汤欲伐桀,伊尹曰:请阻乏贡职以观其动。桀怒,起九夷之师以伐之。伊尹曰:未可,彼尚犹能起九夷之师,是罪在我也。汤乃谢罪请服,复入贡职。明年,又不贡职,桀怒,起九夷之师,九夷之师不起。伊尹曰:可矣。汤乃兴师,伐而残之,迁桀南巢氏焉。”至此,除了少数部族如昆吾等尚听从夏王的指挥外,桀已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形势已转变的对商汤极为有利。

《说苑·权谋篇》的记述,说明了夏朝与东方九夷部落为同盟关系,夏桀可以随时调动东方九夷部落的军队,保护夏朝国都,攻伐商汤;也说明了夏朝国都应与东方九夷部落相邻,夏朝国都受东方九夷部落军事力量的保护。夏朝国都应远离商汤所在商丘地区,商汤要攻打夏朝国都,必须首先要离间东方九夷部落与夏桀的关系,使得夏朝国都失去东方九夷部落军事保护。商汤采用伊尹的计策,离间了东方九夷部落与夏朝的同盟关系,并在商汤的反复试探下,确立了东方九夷部落军队不再听从夏桀的调遣后,才乘虚一举拿下了夏朝国都,流放了夏桀。

历史研究结论表明,东方九夷部落位于安徽怀远涂山地区的淮河下游地区至黄河下游沿海一带。笔者论证的安徽省怀远县古城镇的古城遗址,与夏朝国都的地理位置相当符合,也与这段商灭夏的战争历史经过非常吻合。安徽省怀远县古城镇的古城遗址正是位于中原地区与东部九夷部落的交界区域,夏桀可以调动九夷之师对夏都进行军事保护,也可以调动九夷之师对商汤所在的商丘进行攻伐。东方九夷部落军事力量的存在是商汤灭夏不可逾越的障碍,商汤不离间夏桀与九夷部落的关系,是无法取得攻打夏朝国都的胜利,反而有被夏桀军队和东方九夷部落消灭的危险。

古城遗址南临淝河的四方湖,东临东方九夷部落军事力量的保护,西部为淝河和人工河道所保护。只有北部受来说北方的商汤部落所攻击,是夏桀军事防护的重点区域。而商汤军队正是利用了夏朝国都西部军事力量部署的薄弱,出其不意地从夏朝国都的西部攻下了夏朝国都,取代了夏朝。

东方九夷部落本与夏朝是同盟关系,有着长期的同盟利益关系,只是因为夏桀的暴政而一时关系疏远,导致同盟关系的破裂。笔者论证的对夏朝称谓的华夏,其中“华”正是对东方九夷部落的称谓,由此可见东方九夷部落与夏朝根深蒂固的同盟关系,是华夏部落得以确立的极其重要组成部分,“华”与“夏”地位同等重要的原因,正来源于此。东方九夷部落在夏朝的突然灭亡后,自己在新王朝的地位就不复存在,而且是受到商朝军事力量打击与排挤的对象,是商朝稳定最重要的防范对象,其政治与经济文化地位迅速下降。大禹的夏族军事力量已不复存在,而东方九夷部落的军事力量仍然完整保留,在此情况下,东方九夷部落与新建立的商朝就形成长期的对立军事力量,双方的军事对峙、战争,延续了整个商朝时期的五百多年。

商朝五百多年期间与东方九夷部落的相互争战,虽然历史明确记载相当有限,但商朝从商汤立都商丘至盘庚迁都殷地的数次迁都,都可以理解为商都受到东方九夷部落的攻伐,而不断地向西北方向迁移,远离东方九夷部落的攻击,而采取的回避安全措施。

商汤因为离间了东方九夷部落与夏朝的同盟关系,而取得了对夏朝战争的胜利,建立了商朝。而商朝的灭亡,也是因为对东方九夷部落的重点军事攻伐,主力军队全部用于攻伐东方九夷部落,导致商朝国都军事力量的薄弱,只能以奴隶组成的临时军队,仓促应战周武王的精锐部队,从而一战而败,商纣王自杀,商朝灭国。

如果没有东方九夷部落与商朝的长期军事对抗,以周武王当时的军事力量,还完全无法与商朝的主力军队对抗并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可以说东方九夷部落的人心向背,导致了夏朝与商朝的兴起与失败;东方九夷部落是中国夏朝与商朝时期,具有决定历史走向的重要部落与军事力量。

如果按近年历史学家对夏朝国都的定位为洛阳二里头遗址,或者河南中西部的定位,那么商汤灭夏时,分化瓦解东方九夷部落与夏桀关系的计策,就显得无足轻重、舍近求远。商汤所在的商丘位置位于二里头与东方九夷部落之间,夏桀不可能随时去调动东方九夷之师保护夏朝国都,并攻伐威慑商汤;夏朝也不可能与遥远距离的东方九夷部落建立长期的同盟关系,并受到东方九夷部落军事力量的保护;商汤也不可能夹在两个同盟部落之间长期生存并发展;远水解不了近渴,商汤对东方九夷的瓦解计策正说明了夏朝国都与东方九夷部落同盟位置与情感的紧密。因此,以洛阳二里头遗址为夏朝国都为重点的寻找目标的观点,或者以河南中西部范围为寻找夏朝国都范围的观点,都违背了中华历史的发展脉络,严重地阻碍了中华文明上古历史的破解。

因此,通过东方九夷部落对夏朝与商朝的兴衰来看,东方九夷部落是对夏朝与商朝时期的重要军事力量、经济力量与文化力量,决定了中华文明的历史走向;东方九夷部落是个被中华文明史严重低估的部落联盟,它的历史价值的重新认定将使得华夏文明史,翻开新的篇章。夏朝与东方九夷部落的同盟关系,决定了夏朝的国都必然位于九夷部落与中原部落的交汇区域,而大禹会诸侯的涂山地区的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四方湖畔的古城遗址,正是我们要寻找的夏朝国都。(作者:赵辉)

免责声明:该自媒体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内容由作者自行担责),且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作者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作者与内容]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诗经古文研究,欢迎阅读!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