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旅游观光胜地会是海底世界吗?

我是一名经验相当丰富的潜水者,但我也从未见过”波密”(bommie),即一种毛茸茸的柱状珊瑚堆。澳洲大堡礁的苍鹭岛(Heron Island)即以波密”bommie”这种珊瑚堆闻名。几年前,我终于有幸目睹这样的海底奇景。我见到的第一个波密不仅仅是壮观而已,还是一个微型的自给自足的海底栖息地,如同一个小小的水下岛屿。一只巨大的蝠鲼轻轻拍打犹如翅膀一样的鳍,在波密正上方翻滚旋转,表演着一场水下芭蕾舞,使得此景更为壮观。碰巧,这时又有一只海龟游过。我完全被大堡礁之美征服了。
未来旅游观光胜地会是海底世界吗?

与船上其他潜水者交谈后,发现我们都是被大堡礁吸引而来观赏此处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群,以及大堡礁丰富多样的海洋生态栖息地和海洋物种。我们不仅被大堡礁空灵奇幻之美所折服,来此也让我们明白了保护海洋珊瑚礁这一珍贵环境的重要性。

水下观光旅游向游客开放了海洋,让他们有机会一睹占地球70%的水下世界。新的海洋观光设施不断高调登场。如2018年开张的世界第一家水下酒店马尔代夫兰加利岛康拉德酒店,2019年在挪威开业的世界最大水下餐厅。还有水下艺术画廊的热门新趋势,如2019年澳大利亚圣灵群岛的恩伽诺水下雕塑道。以上种种都是要让更多的人接触到水下的海洋世界。

但是水下旅游并不是一个新概念。

法国海洋探险家雅克·库斯托(Jacques Cousteau)在1942年发明了现通用的潜水装备水肺。而专业潜水教练协会(PADI)自1967年以来已经在全球颁发了2700万份潜水证书。根据水肺潜水网站Scubanomics的数据,现在全球大约有600万活跃的水肺潜水者,此外还有无数的浮潜爱好者。这些潜水者探索我们的海洋边缘,潜到海底穿梭于沉船之中,或与鲸鱼和海龟一起畅游,甚至潜入水下洞穴探险。此外,沿海度假胜地长期以来都提供船底为玻璃的观光船供游客观看水下珊瑚和游鱼。

不过最近水下世界旅游业者脑子来了个大转弯,开始为那些不会潜水,甚至不会游泳,或没有时间或方法去获得潜水证书的人提供类似于潜水的冒险体验。比如大堡礁绿岛上的”海行者”旅行社可让人戴着大玻璃头盔潜入水中。穿着防护服的”潜水者”被轻轻下降到海底,然后如同在陆上一样地在海沙上直立行走,他们通过管子连接可在水下正常呼吸。

驾驶潜水船有可能是未来的水下探险方式。

还有潜水船游览,可以安坐船中游览从夏威夷到毛里求斯等世界上一些最有趣的海岛和海岸地区的珊瑚礁。

这些潜水器可以是供旅游团使用的大型潜艇,也可以是超豪华的私人潜水船,比如马尔代夫四季度假村经营的Deepflight公司的潜水船。这家公司的小型潜水船很环保有空调,除驾驶可供两人乘坐,有个人观景穹顶,提供独特的近身海底探险体验。

尽管许多人相信这些滑动的潜水器可能是水下观光探索的未来方式,因为没有水肺或游泳经验也可参加,再加上由电池驱动和低噪音,意味乘坐潜水器下海是可持续性最大的水下观光方式,但问题是往往标价很高。例如,Deepflight提供的一小时潜水器海下游览,每对夫妇要花费1500美元,这让大多数旅游大众都只能望洋兴叹。

研究旅游观光的英国学者,也是《旅游教师》杂志作者的哈雷‧斯泰通博士(Dr Hayley Stainton )说,”虽然水下旅游能唤起人们对深海奇幻世界的无穷想像,但有这种体验的实际上很少,因为这也非常昂贵。我认为水下观光是有市场的。我只认为将仅限于富人和少数人。”

公众科学推出的计划帮助监察海洋生态和海洋观光对生态的影响。

西班牙勒罗奇思酒店管理大学(Les Roches)的机构发展和公关经理帕特里夏·罗迪莱斯(Patricia Rodiles )不同意这种观点。她说,”随着时间的推移,需求会增加,相关的成本也会降低,最后会让所有人都能到海底观光。第一架飞机、游轮和酒店最初也很昂贵。” 罗迪莱斯曾在2019年主持勒罗奇思酒店管理大学举办的第一届太空和水下旅游全球高峰会。

无论潜水器海下观光是否会成为主流,所有这些创新的水下观光体验都会带来一个附属的好处:教育新的一批大众,我们必须爱护海洋,地球上的海洋正面临着由气候变暖导致的珊瑚白化、过度捕捞和污染等威胁。新冠病毒的大流行,以及全球在处于封锁状态时生态环境恶化则得到明显缓解的迹象,再次及时提醒人们,必须以更可持续的方式旅行和生活。

正在进行的新水下计划,与生态保护人士和海洋生物学家携手合作,增强人们对海洋及其栖息地所遭受威胁的认识,从而让水下观光体验不仅充满趣味,而且还会有教育意义。潜水中心强调海洋环境恶化对其潜水场所的威胁,而研究中心,特别是大堡礁的研究所,正在展示他们的研究课题,如珊瑚白化、塑料废物的影响和珊瑚礁遭受的破坏。他们要求游客带走的不仅是愉快的体验,还有重要的知识。

澳洲圣灵群岛的恩伽诺水下雕塑道展示了六座艺术装置。

从绘制美国华盛顿州海岸的海藻种类图,到追踪大堡礁的鲨鱼和海龟,这类大众科学计划让游客和志愿者帮助监测海洋环境和潜在的旅游影响,并为科学研究提供关键数据。让大众参与的科学计划还有一个附带的好处是,可把保护我们的水下世界的责任传播给整个社会。

由于其他水下雕塑公园的成功,比如 2010年墨西哥坎昆气候峰会举行时开幕的坎昆水下博物馆,出现水下观光与艺术旅游相结合的趋势。两者的结合可吸引新的水下观光客,而不仅是传统的潜水者或海洋生物爱好者,而这些新的水下观光客将会因此带着对海洋的热爱回家。

大堡礁圣灵群岛恩伽诺水下雕塑道(Ngaro Underwater Sculpture Trail )2019年开幕,展示了六个艺术装置,包括一个大乌龟,一条土产的巨大濑鱼,和一组飞跃的蝠鲼等雕塑。可以潜水或乘船去参观,因为设置在浅海处,怕水的游客也能有缘一见。这条雕塑水道初建于2017年飓风”黛比”袭击大堡礁之后,这不仅是正在进行的珊瑚礁恢复计划的一部分,而且也旨在通过这些海洋生物雕塑表达的主题,比如蝠鲼的迁徙等,开启有关海洋保护的讨论。

澳大利亚水下艺术博物馆讲述大堡礁面临的困境。

从恩伽诺水下雕塑道沿着昆士兰海岸北上不远的城市汤斯维尔的海岸,澳大利亚第一个水下艺术博物馆(MOUA)于2020年揭幕。这个水下艺术博物馆分布水下四个地点,只其中之一仅水肺潜水者才能进入。

博物馆展出的是英国雕塑家杰森‧德克雷‧泰勒(Jason deCaires Taylor)的装置作品。这些水下景点通过精心选择的艺术作品和伴随的标识来讲述珊瑚礁和海洋的困境。以位于约翰·布鲁尔礁(John Brewer Reef)的珊瑚温室为例,这座水下建筑是MOUA中最大的艺术装置,里面有20个所谓的”珊瑚礁守护者”,即正在实验室中培育和研究珊瑚的科学家雕像,这可以引导观光者讨论珊瑚礁恢复和珊瑚繁殖等问题。

水下景点也不必是当代的或新建的。在土耳其的地中海岸小镇卡斯,很多水下考古遗址吸引着游客前来探寻此地区沉没海中的城市、遗落在海床的古希腊双耳瓶,以及水下的古吕基亚人岩墓。在以色列海法港的海岸,水下一个新石器时代的古村落和一道古海堤吸引着潜水者前来探秘。

海底有如此多历史的、自然的和艺术的景点,因此需要当地政府和旅游业者以一种既能保护生态环境,也能牟利的方式作安全管理。危险在于,如某个景点太吸引游客,观光者蜂拥而来,就会破坏这个景点的自然栖息地。观光船、人行步道和水下游览需要受到监控,并要求遵守严格的指引。即使是有保护意识的潜水者也会无意中伤害到他们热爱的地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机构对可持续旅游业增长的研究表明,解决办法在于教育和授权地方政府和社区监督基础设施发展、管理系统和制定严格的地方法规。

根据水肺潜水爱好者网站 Scubanomics资料,全球有六百万活跃的水肺潜水人士。

一些受到国际监督,旨在教育和带动当地经济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例如为了教育水肺潜水和浮潜者保护珊瑚礁,倡导环保潜水的组织”绿色之鳍”(Green Fin)整理了一套国际认可的可持续性潜水(水肺潜水和浮潜)指引,希望潜水业采用。此计划自2004年推出后,在广受欢迎的潜水旅游地区,如巴厘岛和埃及等,已有11个国家和600家海洋旅游公司采用执行。

斯泰通博士说,”有很多可持续性的方式发展水下旅游,带来积极的影响。例如,土耳其将一架飞机沉没在海岸附近,作为人工礁石吸引海洋生物进入这个地区。”

随着水下旅游越来越富创意,越来越受欢迎,我们有机会确保新的海洋水下景点不仅可持续发展,而且也能教育游客,提高对珊瑚礁和海洋世界困境的认识。

如果做得好,水下旅游可能有助于拯救我们的海洋。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内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组织认证:NEWS·号外官方账号
非盈利公民媒体组织,提供最新、最快、最热的各种热点资讯阅读分享,欢迎大家关注!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