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你都怀孕了,怎么还要彩礼钱?”拖延婚礼的凤凰男最终自尝恶果

这段时间以来,因为彩礼钱而频频上热搜的情感纠纷里,大部分人都将矛头直指女生及女生父母,更有人声称:要彩礼就是卖女儿。

作为自古以来的婚嫁传统,男方出彩礼,女方出嫁妆,双方父母共同筹资为这对新人小家庭充实物质基础,这本是一件好事。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嫁妆变得不再被人提起,彩礼钱的数额却一再升高,以至于有很多人喊出了:“废除彩礼。”

但如果将所有要彩礼的女生都视为物质的话,那就有些太霸道,并不是每一个要彩礼的姑娘都物质,适当的彩礼是男方给女方的一种承诺,也是男方给女方的安全感。

前段时间,收到一个读者来信,这个故事也是因为彩礼引发的纠纷,但和之前热搜上“30万彩礼150万房子”事件不一样的是,这一次,我站在女方这一边。

刘璐遇到男友的时候已经快30岁了,虽然家境优渥,自己又在体制内上班,但这样的年纪在身边人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尴尬。从最开始的各种挑剔,到后来的放低标准,刘璐相亲到后面的时候,已经彻底麻木了。

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刘璐遇到了现任男友,一个从农村考出来的名牌大学毕业生。第一次遇到男友的时候,刘璐就觉得这个男生跟以往接触的城市男人不一样,他有自己的想法,认准一个目标就不后退,脚踏实地,总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实现着自己的梦想。

知道男友家境普通的刘璐从一开始就跟父母言明,不要在物质上要求太多,彩礼钱和婚礼之类的他们小夫妻俩解决,父母如果介入太多的话,刘璐担心男友的自尊心受不了。

也许是两个人都想要步入人生新阶段了,在相处大半年后,刘璐就和男友领证结婚了,如胶似漆的两个人同居没多久刘璐就发现自己怀孕了,但当她将这件事告诉丈夫后,丈夫却始终都没有提办婚礼的事情。

眼看着就要到三个月了,就算是穿着宽松的衣服也挡不住隆起的肚子了,一直都没主动提过要求的刘璐这次终于忍不住了。但让她没想到的是,丈夫的反应让她第一次对这段感情产生了疑惑。

听过这样一句话:爱的状态必须是两情相悦,千万不要一厢情愿。当刘璐提出要办婚礼的时候,正在打游戏的老公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还要办什么婚礼?又要彩礼,又要办酒席的,烦不烦呀?”

“可是在其他人眼中我就等于未婚先孕你知道吗?你就不能为我考虑一下?婚礼我们一起筹办,彩礼钱你意思一下,我不会让你吃亏的。”刘璐有点着急,她真的拖不起了,尤其是这样特殊的工作单位里,影响很恶劣。丈夫有些恼火地放下了手机:“又是面子,你家怎么这么注重面子?我哪来彩礼钱给你?我什么家庭你不知道吗?”

那天晚上,刘璐久久难以睡去,她回想起这相处的一年时间,自己没有用丈夫一分钱,甚至现在住的地方都是刘璐父母全款买的房子,在人前光鲜亮丽的自己怎么沦落到连一场婚礼都没资格要求的地步了呢?

一方面是刘璐越来越大的肚子,一方面是父母的催促,一方面是丈夫的冷漠,这样被三方煎熬的痛苦让刘璐连续好几天失眠多梦,以至于在上班路上差点出了车祸。

就在她非常失落来到单位的时候,同事的话却让她顿时陷入了绝望:“璐姐,你真是太伟大了,怀着孕还肯老公去香港出差三个月,思想觉悟真的好高呀!”

丈夫突然申请出差去香港招商的消息像是炸雷般落在刘璐的耳边,她强忍着心里的怒火,打了个电话给丈夫:“你为什么要申请去香港?就为了躲婚礼?“

那头的丈夫冷漠地说:“你想多了,工作安排没办法,而且你不是要彩礼钱吗?我得努力工作啊,不然哪有钱给你彩礼?“

“我说过了这只是一个形式而已!我不能让外人面前丢我父母的面子,恋爱一年多我从来没用过你的钱,我也不是个物质的人,我只是想要个体面而已。“而刘璐的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那头的电话已经挂掉了……

城市女配凤凰男,刘璐的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其实就不被周围人看好,包括在刘璐决定跟丈夫恋爱的时候,她的父母就说过了:“希望你不要后悔,因为你们的三观真的不一样。“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婚姻却是两个家庭的三观碰撞。让刘璐对这段感情彻底绝望的,还是她给公婆打电话后听到的说法。在刘璐提到要办婚礼的时候,对面的公婆明显早就知道了,对面的婆婆听起来很客气,但说的话却让刘璐万念俱灰。

“丫头,我们这样的家庭教出一个名校毕业生出来,哪里还有钱给你办婚礼呀?你要是非要这形式,那你就再等两年,我们老两口出去给你挣。”婆婆的话像是刀子般捅进刘璐的心里,刘璐张了张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妈,您也是女人,我只是想要个体面,我真不是要天价彩礼,我只是希望你们能意思一下,我甚至可以跟你们说,我的陪嫁一定会多很多。”

这段婚姻里,刘璐很少得到爱,有的只有卑微,现在想想自始至终,都是刘璐在妥协,在退让,而对方包括对方的父母,永远在索取,在要求。

“姑娘,你所谓的陪嫁房子车子,说到底都是你的婚前财产,你把我儿子的名字加上去,那这才算是你们的夫妻共同财产呀……”婆婆的话已经让刘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这不是在谈结婚,这是在算计自己的财产。

那天晚上,刘璐给丈夫发信息,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心灰意冷的她想起了这样一句话: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永远也感动不了一个不爱你的人。第二天,刘璐一个人去医院做了流产,足足休息了两个星期,而在此期间丈夫却始终没有打来过一个电话,就像是恋爱期间无数次的争吵一样,每次都必须刘璐打电话过去求和,但这一次刘璐没有妥协。

大概是刘璐第一次这么反常,终于在第三个星期的某一天,丈夫打来了电话,电话中的他不痛不痒说了两句:“想明白了吗?彩礼也好、婚礼也好,都只是形式,我们自己过得好就可以了?我们都是夫妻了,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没有想清楚,孩子我已经打掉了,等你出差回来我们就离婚,我唯一想清楚的一件事,那就是与其跟一个自始至终都在算计我的人在一起,那还不如一个人生活。”刘璐没有等丈夫说话,又补充说道:“你开的车是我父母买的,住的房子也是我父母的,你的存款我一分没拿,属于我的部分你也别想独占,咱们桥归桥路归路,就当是一场梦吧。”

那之后任凭丈夫怎么打电话求饶,任凭公婆来娘家怎么好说歹说,刘璐自始至终都没有松口,这一年来丢掉的体面,终究还是自己争回来了,那个把婚礼一拖再拖,不愿给彩礼的凤凰男,终究自尝恶果。

大家觉得刘璐这样的做法真的有必要吗?或者说,你们对于刘璐要彩礼的行为有何看法?快在评论区一起分享吧。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内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专研爱情艺术,照亮幸福盲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