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一位49岁女人的自述:飞蛾扑火的姐弟恋情,一无所有的还是自己

有些恋情,本来就是错误,可是有些人却不相信这冥冥中的安排,非要飞蛾扑火去勇敢一回。当然,那些大起大落的悲壮和热烈,最后都随着岁月的流逝变得平淡不堪,甚至连明哲保身的抽离,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人与人之间,但愿如初见。初见之后,宁愿再无纠葛。可是,终归是很多事情都没有后悔药的,有的只是愿赌服输。

01

初见之时,我35岁离异,他23岁大学毕业

那一年我和老陈离婚,老陈给我留了一套房子和一部车,还算是慈悲的。毕竟,我也没为他留下一儿半女,当然也是因为始终“下不了蛋”而和前婆婆生了嫌隙。

有过一次宫外孕,之后切了一侧输卵管,更是走上了漫漫艰辛的道路。老陈跟我说,没事,咱不强求,要是真没有就领养一个吧。当时老陈对我的真诚可见日月之心,可再坚贞的爱情也挺不过男人荷尔蒙上头之后的冲动。

老陈说那是一次酒后,聚会上哥们儿起哄,已经记不得是怎么走到那一步了,反正就是错了,人家姑娘也有了身孕,就那一次就准也算是讽刺。对老陈来说,也算是别无退路,那么,就只能我退吧,拿了他给我的房子和车子,也有风雨飘摇而来的栖身之处。

如果不悲观的想,还算是可以,在这个城市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是人啊还得生存,由于结婚之后我也闲置了很多年原来的财务工作,同时不想被数字的琐碎搅乱了心,于是走了一条别人也许会鄙视的道路——把老陈给我的3居室房子放在中介那租了其中1间,收了2000块月租费。

对象是中介找的,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叫做郝明亮,果然是明眸皓齿,阳光俊朗的小伙子,185的个子,对人斯文又客气,他第一次带着铺盖来的时候,朝我笑笑说:房东姐姐,以后多多关照。瞬间,心猿意马,春风拂面。

02

明明知道不可以,还是阻挡不住爱意汹涌

在遇到郝明亮之前,其实我是有原则的,就是不会和比自己小的男人在一起,哪怕小一天也觉得别扭。老陈比我大5岁。

大概是吃透了大叔这一款,发现大叔原来伪装之下的稳重大方,跟出轨概率其实并没有关系,与对婚姻爱情的忠诚更是何从谈起。所以,慢慢地觉得,是不是该改变下自己的成见。

当然,最关键的是郝明亮实在太阳光了,他带我去健身跑步,告诉我作为女人生理上的年龄其实并不重要,但是要活得年轻,要有满满的活力去面对每一个日出。

郝明亮会拉我起床去爬山,哪怕我很有起床气,对他总是爱理不理,可是他还是打不死的小强,依然惦着招牌式的微笑,说,姐姐,不要懒啦,早饭都给你买好了。

女人,总是会在一个男人倾囊而出的温柔里迷失自己,在一次我和郝明亮去酒吧之后,他扶着微醺的我回家,之后的故事就是稍微对彼此都有爱意的男女俗套故事一样。在这场相差12年的姐弟恋里,整整一个轮的年龄差,我却乐此不疲。

当然,从他来的第三个月起,房租自然是没有了,另外为了维持和他的生活开销,我不得不厚着脸皮叫前夫老陈给我找了一份他朋友公司的工作,很清闲,大概是看了老陈的面子。

03

对于危险的警告,总是觉得太不真实

老陈尽管有了家庭、三儿给他生了个女儿,成了女儿奴,但还时不时关心下我这个前妻。他自然知道了我跟郝明亮的事,老陈说,曾经我是对不起你,但是你跟这个小伙子在一起,真的是玩火自焚啊。

我还讽刺他吃醋,酸葡萄心理。可是,隐隐之中,我也明白老陈的用心良苦,郝明亮自然是年轻有活力,可毕竟有大部分年轻人的通病:好高骛远,不踏实,做事焦虑缺乏思考。

我们也发生了争执,当然平时还是小事,但是那次的事,实在让我对他有些失望。要知道我和老陈多年不孕,但为何我和郝明亮在一起的3年之后,就怀孕了,我欣喜不已,这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但是郝明亮却玩起了失踪。

后来,他才跟我说,他自己还是个孩子,真的不能成为一个父亲的角色。

执着的我,还是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但怀孕到5个月的时候,却出现了意外流产,终归还身体没保养好的关系,这次的流产也让我坚定了终身不再生小孩。最多领养1个。

如今,我和这位曾经的阳光先生郝明亮,当然他也从青葱的大学生步入了而立之年,我们在10年多的时间里分分合合无数次,最终他在2年前和一个相亲的姑娘在一起,逃离式的离开这个城市,消失得干干净净。听说他们在老家结婚了,用我这些年资助给他经商赚来的钱,在当地开了个文具店,日子很是安逸舒适。

只有我,这十多年来毫无积蓄,也步入了老年的门槛,看到镜子里面色惨淡、不染发就头发银白发丝点缀的自己,才明白这场所谓的姐弟恋是多么可笑,只是自己的独角戏,人家只当是过客看热闹罢了。

还好,唯一的欣慰是还有老陈留给我的房子,我也决定了以后再不招租,就守着这个房子赚点养老钱好好过余生吧。

​结语:

婚姻是对未来的向往和努力,只有这个角度的人会有勇气并且有决心去走进婚姻。

姐弟恋,这是一个网友的真实故事改编,她现在活得还算自在,其实也没有所说的那么一无所有,就像她自己说的,她现在除了拥有孤独外,至少还有房子,经济也尚且能自足。

只是经历过千疮百孔的姐弟恋之殇,时间跨度之大让人一时半会缓不过神来。这段一开始就不应该在一起的姐弟恋,只能让时间去治愈,让岁月风干,等时间发酵,被偶然提起,被一笑了之,被丢弃,被惆怅……

自此天涯不相问,大概就是这样了吧,愿这位姐姐能够后半辈子为自己而活,也别丢失再爱人的能力。你若芬芳,总会吸引那个对的人为你驻足,错过的,就当错过好了。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内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专研爱情艺术,照亮幸福盲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