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那么,三年能改变什么?

郭华梅气不过,追着来隔壁房间,在门口吼,“你这是什么态度哈,你吃我们家的,用我们家的,连主子是谁都分不清了吗?我儿子能看上你,不就是因为你有几分姿色,你现在看看你自己,跟猪一样……”没等她说完,秦曼起身,嘭一声把门关上。她抱着女儿哄,女儿终于不哭了,一滴温热的水滴落,打在怀里孩子幼嫩的肌肤上。陈子昊晚上跟朋友去吃饭喝酒,九点钟才回来,先去了母亲那里听了她一顿哭诉,母亲说她一把年纪了,还受儿媳妇的气,说她命苦……

阳光从窗子里照进一束来。

但秦曼觉得天是灰的,周围的一切也是灰白的。

一个月前,她生下女儿之后,就再也没笑过。就像是忽然之间,坠入了一个黑白的世界,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连她曾经万分期待的女儿,也不能让她有一丝笑容。

她还穿着怀孕时穿的宽松衣服,孕期身体走形,怀孕之前的衣服她都穿不下了。剖腹产后,身体较弱,她一直在家里休养,还没来得及给自己添置几件合身的衣物。

隔壁房间传来婴儿的哭声,她起床去看了看,女儿哭的很厉害,大概是饿了。保姆这个时候应该在做午饭,她只好亲自给女儿冲奶粉。

她拿着奶瓶下了楼,婆婆郭华梅在和一个带着珍珠项链的贵妇人聊天。

她从客厅走过,听到她们说话。

贵妇人问:“哎哟,这是你儿媳妇吧,半年不见,胖了这么多,我都快认不出了。”

婆婆叹气,“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活得跟猪一样,怎么会不胖。”

她握着奶瓶的手指节泛白,她用尽了最大的忍耐力,假装没听到,忍住不说话。

当初她怀孕,婆婆每天要求她吃营养餐,说是对孩子好,一天不吃,她还板着脸。

现在倒好,说她发福是因为过着跟猪一样的生活。

秦曼泡好了奶粉,抱起女儿要喂,女儿还是哭,她察觉不对劲,摸了摸女儿的额头,才发现她身体烫的厉害。

郭华梅知道后,第一件事就是数落她,她做出一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模样,“我早就说过了,剖腹产对孩子不好,你就是不信,你看她才出生一个月就生了多少次病。这都是你害的!”

她已经不是听她第一次这么数落了,秦曼记得上一次数落她是因为女儿身上长了湿疹。看了医生才知道是因为婴儿太胖导致的。

郭华梅还在没完没了地唠叨,“你就想生孩子轻松点,这下可好,都让孩子来受罪了。”

女儿发烧,秦曼本来心烦意乱,郭华梅还在喋喋不休地责怪她,她不耐烦地对着她道:“你别唠叨了行不,我的孩子我想怎么生就怎么生,关你什么事!”

婆婆气的发抖,“你……”

她没理会,抱着孩子去医院了。

一个月前,秦曼分娩,孩子偏胖,个头比较大,疼了36小时没生出来。医生建议剖腹,但婆婆坚持要顺产。

还信誓旦旦地说:“哪个女人生孩子不痛的,谁不是忍过来的,每个女人也就经历这么一两次,忍一忍就过了。”

秦曼疼的精疲力尽,用仅有的一丝清明扯着丈夫陈子昊的衣摆用虚弱的语气求他,“求你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陈子昊最后趁着母亲回了一趟家签了字,让她剖腹,生下一个女儿。

郭华梅本来就为他们瞒着她剖腹产的事不高兴,见是个女儿,心情就更差了。一直埋怨儿媳妇矫情,连生孩子的痛都不能忍,以至于孩子生下来这一个月,孩子一有点什么小问题,她就怪在她坚持剖腹产头上。

折腾了一晚上,女儿的烧终于退了,秦曼一夜没睡,陈子昊凌晨三点才睡,七点钟又起了。

她从女儿的房间过来,眼圈发黑,头疼欲裂,坐在床边和陈子昊商量,“我们搬出去住吧,住在这我觉得我快要奔溃了。”

这不是她第一次提了,因为这个地方确实让她压抑。

陈子昊一边穿衣服一边漫不经心道:“住哪里都一样,是你心态有问题。”

“孩子一有小病小痛,你妈就把责任归在我选择剖腹产身上,难道这也是我心态问题?”

陈子昊皱了皱眉道:“剖腹产本来就是我瞒着她签字的,她心里有一点不舒服也是正常的。”

“可是我受不了。”

“你别任性了好吗?我妈脾气是有一点差,但是她也不是坏人,你是我老婆,就是她半个女儿,你理解一下她不行吗?老是想着搬出去,那跟让我和他们断绝关系有什么区别?”陈子昊拿起外套出门,连洗漱都不想在家里,“我去公司了。”

房门关上,秦曼觉得心里唯一的阳光都被遮住了,让她陷入了无底的黑洞。

秦曼和陈子昊是大学同学,从大三开始在一起。

他们是金童玉女的一对,走在校园里牵着手就羡煞了无数信男信女。

连闺蜜都羡慕她,有个这么帅这么高这么有钱的男朋友。

毕业那天,陈子昊给了她最烂漫的求婚。

她答应了。

尽管后面遭到了陈子昊家人的反对,他们还是领了证在一起。

从男女朋友变成了夫妻。

刚结婚那两年,他们两在外面租房子住。虽然住的不是什么大房子,但是两个人在一起还算开心。

她怀孕后,陈家也接纳了她,她和陈子昊搬回了婆家,陈子昊帮着家里打理那一间中等规模的工厂。

但她并不知道,这就是她这段婚姻噩梦的开始。

住进陈家后,秦曼不想荒废在家,进了陈家的工厂做外贸,但是由于工作上的事,两个人的争吵越来越多。

陈子昊经常在外面应酬,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而她后来才知道,所谓的应酬不过是跟他初中高中一块长大的猪朋狗友喝酒唱K。

陈子昊总说,推不开,大家家里都是开公司的,多少有点事生意来往,如果不跟他们搞好关系,生意怎么做?

秦曼给足他面子,也理解中国这种靠人脉做生意的大环境,不管他在外面怎么应酬,她都不管。

但是郭华梅却彻底让她对这段婚姻感到绝望。

如果说在怀孕期间,她还能看到郭华梅的好脸色,但是分娩那一天,她彻底看清了她这个人。她眼里心里都只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她的死活,与她无关。

她想从这里搬出去,就他们一家三口住在一块,不需要看谁的脸色,不需要听无穷无尽的唠叨。

但都被陈子昊拒绝了。

因为孩子发烧,她昨晚一夜没睡,刚又跟陈子昊小吵了一架,她躺在床上,心情就像是跌落了泥潭,怎么也爬不出来。

这是她的底线,她不能再继续软弱下去,不能再继续逆来顺受。

人生还长,不该委屈自己过下半辈子。

房门被人粗鲁地拍着,啪啪的声音一下一下打在她的耳膜上,本来烦闷的她更烦躁,她穿上拖鞋打开门。

婆婆在外面冷着脸,开口就吼,“你怎么当妈的,孩子就在隔壁哭的那么大声,你倒好,躲在房里睡大觉,不管不顾。”

她所有的怨气一瞬间爆发,“我昨晚一夜都没睡,既然你听到哭了,你有手有脚,为什么不去管?”

婆婆脸色更难看,“你跟谁说话,你这什么语气?”

“对你,就该用这种语气,从这一刻起,我不会再忍。”说完,她绕过她去隔壁房间哄孩子。

郭华梅气不过,追着来隔壁房间,在门口吼,“你这是什么态度哈,你吃我们家的,用我们家的,连主子是谁都分不清了吗?我儿子能看上你,不就是因为你有几分姿色,你现在看看你自己,跟猪一样……”

没等她说完,秦曼起身,嘭一声把门关上。

她抱着女儿哄,女儿终于不哭了,一滴温热的水滴落,打在怀里孩子幼嫩的肌肤上。

陈子昊晚上跟朋友去吃饭喝酒,九点钟才回来,先去了母亲那里听了她一顿哭诉,母亲说她一把年纪了,还受儿媳妇的气,说她命苦……

陈子昊回到房里脸色黑着的,他对秦曼说:“你能不能对我妈态度好点,她一把年纪了,你跟她较什么真?”

秦曼在整理衣柜,很认真地告诉他,“不能。”

“你脾气怎么变得越来越无理取闹了?”

“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的脾气一直都是这样。”

陈子昊吸了一口气,不耐烦道:“你这种烂脾气,让我以后怎么跟你过日子!”

她转过身,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做一个重大的决定,“我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搬出去?”

陈子昊一边松领带一边冷声说:“要搬你自己搬。”

“好,我搬出去,我们离婚。”

听到离婚,陈子昊愣了愣,随即咬着牙,“好,你想离就离!”

秦曼早已经预料到了是这个结果,最后一次问他愿不愿意跟她搬出去,只是因为她对他还有留恋。

但是陈子昊对她已经没有留恋了。

她收拾东西走的那天,郭华梅故意和保姆说话,把嗓门扯得很大,“我早就跟子昊说过了,千万别娶个门不当户不对的,你看,他这下知道错了吧,离了婚,自己辛辛苦苦得来的钱还不是要白分给某些人。”

秦曼听着她含沙射影,心情却是从没有过的平静,她就要离开这个带给她恶梦的地方了,她迫不及待,以至于根本没有心情去理会那个讽刺的声音。

她收拾的东西不多,一个行李箱足够装完。

走到楼下客厅,陈子昊刚好从公司回来,看到她提着行李箱,沉默了片刻,还是没说什么。

秦曼走到他面前,停下了脚步,“你的钱,我一分不要。”

三年能改变什么?

能把爱情变成婚姻,再把婚姻变成坟墓,最后曲终人散。

未完待续…

免责声明:该自媒体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内容由作者自行担责),且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作者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作者与内容]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Derek
    2018年12月7日 16:21

    关注,行嘛小说,可看后续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