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人人都爱的盛世美颜1-3

街道上已经没有了姑娘的身影,摊贩也收了干干净净,不少戴着面具的公子哥们纷纷踏入那点了灯的众多花楼,暧昧的笑语融入这暧昧的夜色里,连带护城河也多了几分迷色。有俩人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叹道:“姿容美丽的女子不少,可还是比不上念安楼的斐斐姑娘。”“哎……可惜了,可惜斐斐姑娘从不接客,在念安楼里,能和她说上一句话都是好的。”

我有人人都爱的盛世美颜1-3

第1章 书生篇【1】

夜深了。

念安城的夜晚,有一处地方灯火通明。

护城河从那里流过,花灯顺水流淌,倒映着罗红的灯笼,点了金的簪,抹了朱的唇,行走间是销魂的香,随着清风明月消散在夜色之中,迎来娇声笑靥,美人芙蓉。

年轻的书生是第一次看见这场面,手指扒着门,打着颤,背后的书箱一晃一晃,和着护城河里流动的水,像是快要被打碎的月影,“我……我……”他紧张的动了动喉咙,不断吞咽着口水,漆黑的眼眸带着对“未知”的隐晦事物的恐惧,“我真的不想进去——啊啊!”

他被人一脚踹了进去,狼狈的摔在地上。

书生翻过身,连忙爬起来,顺手将背后的书箱摘了下来放在自己面前,抖得更厉害了。他身子瘦弱,书箱将他的身形遮了大半部分,他颤着,一张脸在书箱背后,小心翼翼,防备惊惧,“别过来啊!”

“呵!”踹他的少年郎双手环胸,歪头,眼神示意,补了一句,“给我打,打了压着他去开开荤。”

周围人对那书生投来艳羡的表情。

书生却是将书箱抱得更紧,转身就跑,仿佛遇见了洪水猛兽,“不要啊啊啊!身为读书人!岂可沾美色!败坏人伦啊!”

吵得少年郎眉头皱得死紧,“抓住他,先封嘴,再打。”

“是,公子。”一群奴仆乖顺的回答着,转而如猛虎一般,朝书生扑去。

书生跑到一桌人面前,奴仆也追到那桌人面前,书生左躲右躲,最后闭上眼睛,飞快说了一声对不起,将书箱背在身后,伸手猛的一推!

“啊!”那桌人四散而逃,飞起的菜汁落在周围人身上,奴仆踩在了油腻的菜叶上,扑腾扑腾摔在地上。

趁这个时候,书生跌跌撞撞跑上二楼,嘴里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啊?”

书生撞上了木梯尽头的人,闻到了似有若无的迷迭香,在涂了金糜气的花楼里,这迷迭香在鼻间,便格外的清晰。

人群不知何时已安静下来。

不知是谁喃喃念道:“这书生好大的福气……”

书生听见一声轻笑,那是女子的笑声,在他耳边响起,他甚至能听见那微弱的呼吸声,感受到那擦过耳角的气流,酥痒撩人。

他脸色爆红,慌忙后退,岂料一脚踩空,若不是他反应及时抓住了旁边的木栏,早就咕噜咕噜滚了下去,饶是如此,他也摔趴在木梯间上,目光正正对上那名女子裙下裸露的细足。

白如玉,嫩如花,形状小巧若河莲。

那脚裸的肌肤雪白而薄,露出骨下浅淡的黛青色,像是水墨画卷一般,漂亮的让人心驰向往。

书生从未见过女子的腿足这般,生得说不出的好看,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他脸色更红,手足无措间,忙道:“姑娘恕罪!姑娘恕罪!小生不是有意的!”

裙角落下,遮掩了那双裸露的腿足,入了眼睛的,是那蝶戏水仙裙衫上的蝶,栩栩如生,像是随时快要展翅飞出来的模样。

书生抬头,对上女子鲜艳欲滴的娇艷面容。

极嫩的一张脸,肤色如雪,眼眸清亮,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她的身后,她蹲着身,眼睫一颤,像是裙上要展翅飞走的蝴蝶。

那是书生第一次见到妲斐。

眉梢眼角都是万种风情,带着不知世事的纯真。

许久之后,书生才知,那不是不知世事的纯真,而是什么都不在意的无情。

“你……”妲斐撑着尖尖的下颚,歪着脑袋看他。

书生呼吸一窒。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他。

……

美貌的花魁救下了那被欺辱的书生,并吩咐人给了他一些银钱,让他安心读书准备科举。

书生还背着那个书箱,书箱一角已经被摔坏了,他怀里抱着个包袱,站在青楼门外。

临走时,他回头看了一眼。

像是无意飘进来的梦,梦里有高高的阁楼,砌金的装饰,云雾缭绕中,美貌的姑娘提着长长的裙摆,白皙的腿足踩在褐色木板上,她背对着她,一头长发像是黑夜里流动的河流,她轻笑着,笑如脆铃,而在她身后,那些男人仿佛妖魔鬼怪一样,在她的身后跳跃着,神情癫狂,不断的花瓣和银票以及精美漂亮的首饰落在她的脚边,他们叫着,唤着,一遍又一遍。

“斐斐姑娘……”

“斐斐姑娘!”

书生喉咙动了动。

“小生名叫……岳昭。”

“我叫妲斐,小书生你可要记住了。”

“妲斐……”他低低念着这个名字,抱紧了手中的包袱,神情失魂落魄。

那样的美人,被富家公子少爷围绕讨好的美人,和他这个穷书生,无论如何也没有什么干系的。

他背着残缺的书箱,抱着包袱,身影渐渐消失在茫然的夜色中。

远处高楼上,美人双手捧着娇嫩脸颊,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嘴里哼着江淮曲,咿咿呀呀。

“他走了。”

“你为何?不把他留下来?”

妲斐唱完一段曲,拿出镜子静静欣赏自己的盛世美颜,雪白的肌肤,小巧精致的菱唇,含情脉脉的眼,她的手指陶醉的抚摸上自己的脸颊,“穷书生啊……”

“最爱的不是艳鬼,就是美丽的花魁。”

而最后,无论是艳鬼,还是花魁,都比不上那位高权贵的公主和千金。一朝选在君王侧,高远朝堂,总是迷了书生眼啊……

系统想起刚才那书生的模样,不太肯定道:“他看起来很纯情,应该不会做那样的事。”

妲斐低低叹息着,唇瓣却是弯了起来,眉梢眼角,满是轻嘲,“谁知道呢……”

古有陈世美。

今多一个岳昭……又有何妨呢?

月上柳梢头,天色已晚。

妲斐听着楼下的呼喊声,低眼望去。

“你看,”她轻言细语,语气得意,“这么多的男人围绕着我,眼神充满爱意。”

“可是啊。”她伸手,手中的镜子顺着滑下去,落入人群中,引起一番哄抢。

看着这些人丑陋疯狂的姿态,她继续道:“没有一人,愿意八抬大轿,娶我过门为正妻,为我散尽后院让我享尽独宠。”

“有什么意思呢?”她低低笑着,手指扶着鬓角。

“不如视为玩物,享受着他们的爱慕,蔑视他们的贪婪,踩在芸芸众生上……”

啰声敲响。

抢到铜镜的男人眼神猩红,将那随处可见的铜镜奉若至宝样的塞在怀里,仰头对着妲斐露出情深疯癫的笑容。

妲斐也在望着他。她的手指点在唇瓣上,乐在其中道:“看,多有趣。”

系统不明觉厉。

它经历过太多的宿主,她们每一个人都有着想要实现的梦想,或是重生,或是变美,或是复仇,或是寻一份真爱……

唯独妲斐。

她满身鲜血,踏水而来,执剑将它从深海里挑起,将它唤醒。

它连那句你想要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妲斐便笑了。

“听说你能去很多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世界。”

“我想去看看。”

经历过至亲之人、相爱之人的背叛。

它以为它看到的会是一个充满怨恨的求助者。

然而她笑得漫不经心,仿佛一切都没有在她的心上留下分毫痕迹。

她想去看看那些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

那是系统唯一能感觉到的执念。

而现在。

系统抽了几下。

在看了好几百个世界的宿主对此依旧乐此不彼,甚至变成了一个美颜控,完全不顾及每个世界辛苦拿到手的积分,唰唰唰就往自己脸上添,至于其它的,根本看都不看一眼。

求你有点追求,点亮琴棋书画技能做个内涵美人,你这么肤浅只爱脸真的让我这个系统很丢脸!

第2章 书生篇【2】

岳昭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见到那位姑娘。

那仿佛成了他心里不可言说的一个梦,只有当深夜来临时,他才能独自一个人淡写轻描,将那些不可言说的梦诉于笔下,跃于画上,用手指小心翼翼抚摸,带着压抑的属于少年的意气轻狂。

烛火的光辉摇摇曳曳,又是一晚,年轻的书生从书本里抬起头,余光正正看见了那放在桌旁的包袱,包袱上刺绣的狐狸憨态可掬,攸的,书生不经意想到了他狼狈趴伏在木梯上,那人半蹲下身似是好奇又似是好笑看他的模样。

他仓惶合上书,白净的肌肤上浮现浅淡的薄红,忽然之间,他伸出手,啪的一声,脸颊上已经有了一道浅浅的痕迹,“不许再想了!”

于是又慌忙捡起书来看,可是看了好一会儿,什么都看不进去,什么都记不得,脑海里全是那抹不去的艷色。

岳昭叹了叹口气,小心翼翼将书一页页抚平,将它放在了矮小的书桌一角。此时槅窗微开,月光从窗外照了进来,正正照在单薄的肩膀上,岳昭抬头,心想月光甚好,不如出去走走,静静心。

于是将书放好后,背上书箱推门而去。

清凉的月光照在大地上,树影重重,一阵微风吹过身上,岳昭神思清醒了几分,他行至一处桥上,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人流忽然多了起来。

岳昭心生好奇,他刚到念安城不久,还不知道这里的习俗如何,便拦了一个人,温声询问道:“这位公子,小生初来驾到,见这里人潮涌动,热闹得很,不知是为何故?”

被询问的公子手中折扇抵唇,笑道:“在念安城,每月的十五年轻的少男少女都要齐聚护城河街,放花灯,游街。”

“花灯节?”书生有些茫然。

“倒不是。”公子低笑出声,“傻书生。”

年轻俊美的公子抬起折扇,指着石桥的另一端。

“看——”

书生看了过去。

石桥另一端,无数的少男少女戴着面具,手中挑着一盏花灯,环佩作响,花香袭人,有女子如银铃的笑声传了过来,伴随着叮当叮当的铃铛声,配着朦胧月色,像是某位居士笔下的奇异魅境。

公子的声音清冽而爽朗,带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完,他挥开扇子,笑着踏向桥的另一端,在桥的尽头,有戴着狐狸面具的小贩递给了他一张面具,他洒下银钱,取了面具低头戴上,隐于了人群之中。

岳昭站在原地。

不远处高楼的灯火绚烂而迷离,映入了书生清澈的瞳孔之中,一个又一个的人擦着他的肩膀过去,岳昭踉跄了一下,映入眼瞳的灯火越来越蛊惑。

不由得迈出了脚步。

像是那个地方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

“书生,来一个面具呀。”戴着狐狸面具的少女递给了他一个白色精致的半蝶面具,声音娇软甜腻。

等岳昭回过神来时,面具已经戴在脸上,银钱已经交到了少女手中。

仿佛是什么从心尖落到了心底,岳昭内心松了一口气。

既已如此,不如好好看看这里的风土人情。

他低声对少女说了一句谢谢姑娘,少女笑嘻嘻道:“不客气。”回完,已经向下一个过来的人递出另外一张面具,娇软道:“公子,来一个面具呀。”

岳昭回头看了一眼,抬脚迈入人流涌动的街道中。

沿街的的风幡随着风摇动,两边的建筑都有店家在开张,东西摆出了门外,竹架子架了一条街,精致灵巧的花灯,鲜艳欲滴的花束,漂亮夺目的首饰,香气十足的小吃……

年轻的书生只觉得目不暇接,有好多他见也未见过的玩意。

他寻到一处卖书的地方,情不自禁蹲下身来细细翻阅着,一时不注意,竟沉迷了进去,只叹书中内容玄妙,漆黑清澈的眼睛明亮。

那老者见他看了许久都不动一下,不由得出声道:“小书生,这书,您买还是不买呢?已经看了一柱香的时间了,老朽也还要做生意的啊。”

岳昭被他从书中玄妙唤醒,顿觉不好意思,连忙合上书放在边上,“买的买的!店家,你等我掏钱,实在不好意思。”

说完,从袖中的暗袋里摸出一把银钱,抬头询问道:“多少钱啊店家?”

“你说的是哪本啊?”

“我刚才拿到那本。”

“哦,那个呀,是一套的,一套的一贯钱,单买的话,二百文钱。”

“这么贵?”岳昭点钱的动作,神色难免有些为难,“店家,能再便宜一点吗?”

“哎——”店家摸了一把胡子,摇头道:“不能不能!二百文钱不能再少了!书生你莫要认为老朽讹你,这是难得的孤本手抄,若是放在京城卖,只是一本都要一贯钱了!”

原来如此,是孤本手抄,不怪得这么贵了。

岳昭露出一个笑容,从手中拿了一贯钱过去,“麻烦给我来一套的,谢谢店家。”

“嗯……让老朽找找。”店家收了钱,低头在摊位上摸索,“刚才来了一些人,将老朽的书摊翻得乱七八糟……嗯?找齐了。”他将另外三本搜罗出来,放在手心里吹了一口气,又拍了拍,递给了面前的书生,“来,小书生拿去!”

“谢谢谢谢!”岳昭抱着书,宝贝得不得了。

店家看他的模样,愣了一会儿后,问道:“小书生再过不久要参加科举?”

“啊……是的。”岳昭抬头,“有什么吗?”

店家笑了笑,继续去弄自己摊位上被其他人翻乱的书,“老朽观小书生品貌,想必是没什么问题的。”

岳昭羞赧的腾出一只手抓了抓脑袋,“店家这么说,借您吉言了。”

他将书放在书箱里,把书箱背了起来,“既然如此,那店家,我先走了?”

“去吧去吧。”店家朝他挥了挥手。

岳昭起身,背着书箱继续逛。

已经是月上中天,人还没有减少的迹象,岳昭背着一个书箱,在人群中难免磕磕绊绊,撞到了人还要说不停对不起,不多一会儿,已经满身都是汗。

又一次书箱磕到人,岳昭回头连声道对不起,那人却并不买账,推了他一把,“滚远一点儿!臭书生!”

一个书生,身子体弱,被推得失了重心,往后不断倒退,“啊啊啊——!”

忽然背后一软,岳昭心知撞了人,慌忙转身间,书箱的平旗却勾到身后人的面具暗线。

“对不……”

视线里面具掉落,露出女子娇艷的容貌,以及那双带笑的眼睛,微微弯起的唇瓣。

“妲……唔唔!!”

红衣美人苍白的指尖抵上了他微微张开的淡色唇瓣上,“噤声呀,书生。”嗓音柔媚,撩人至极。

书生白皙的肌肤上浮现出一层潮红,他不自然的移开目光,嘴里道:“妲姑娘,实在不好意思,小生不是有意的。”

纤细手指一勾,落了半边的面具被女子轻柔带上,她轻笑着收回手,“你这书生倒是有趣,不是有意的,每次见面都能撞上我一次。”

岳昭不知道该怎么给自己解释,他真的不是有意撞妲斐姑娘,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面都是这样,只是红着一张脸,支支吾吾一句话也说不起来。

“行了。”妲斐也不在意,她理了理自己的鬓发,走了几步后回头叫那皮白肉嫩的小书生还站在原地,嗔道:“还不跟着我过来给我赔罪?站在那莫不是想逃?”

岳昭本就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中有些失落,听完她的话后,犹豫良久,跟了上去。

赔罪?

妲斐姑娘要他如何赔罪?

不知道想到什么,他整个人的脊背僵硬起来,顿住脚步,慌忙转身道:“妲姑娘小生想起来小生还有书没看完就先告辞……”

“你在想什么呀?小书生。”细白的手指轻轻逮住他的衣领,妲斐似笑非笑道:“莫不是想着你们这些书生……不该想的事?”

岳昭脸色忽的爆红,整个人如同刚从热水里捞出来的龙虾。“没……没有。”

妲斐噗嗤一声,也不揭穿他,“只是想找个人给我画一副画,小书生你可不要多想。”

原来只是画画。

岳昭不自觉的吐出一口气,回头对上那双揶揄笑意的双眸,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既然是画画,那小生便跟妲姑娘走,也算是报答一点上次妲姑娘对小生的救助。”

红衣姑娘莞尔,“那你要跟紧了,可别跟丢了。”

她转身往前继续走,裙摆掀起的弧度像是艷丽的蝴蝶煽动了翅膀,露出岳昭曾经看过的,白如雪玉的脚裸。

青涩稚嫩的书生喉咙微微动了动,连忙闭上双眼,喘气道:“妲姑娘,等等小生。”

第3章 书生篇【3】

月亮隐于枝头云后,微微透露出一点光亮,开了桃花的树下,年轻的书生将花灯挂在枝桠上,半跪在地将买来的画纸安在画板上,在明明灭灭的光亮中,提起毛笔在画纸上勾勒。

他的目光望着前方。

美貌的姑娘坐在岸边,腿探入清凉的水中,纤细的柔荑慵懒的挑着一盏极其精致的粉色花灯,灯光照映在她的侧脸上,塑造出一种神秘莫测的朦胧,一颦一笑都是让人心醉迷离的柔媚。

“小书生,你可要把我画好看一点。”

她单手撑着地,另一首挑着灯,曼妙的身子后仰,臻首微侧,笑意盈盈,“画丑了,我可是要生气的。”

岳昭嗓音又低又温的回了她,“这是小生第一次……为别的姑娘作画,并不知道如何,但小生定会竭力以赴让妲姑娘满意的。”

柔和的灯光下,他的眉眼显得温柔得让人心动,那种独属于少年的羞涩,压抑的心慕,是无论换哪个女子都会心生好感的模样。

妲斐看着,忽然弯唇一笑,不再说一句话。

夜色里,桃花瓣簌簌的落下,有的被夜风吹进河里,顺水流淌到那美貌的姑娘腿边,留恋的打了一个圈后离开。

花灯,夜色,美人,桃花。

那不知名的居士或许也在某一个孤独的夜晚,写下了这样的画面,主人公或许是品行高洁的穷书生和纯净善良的妖魅,或许是身家万贯的富家公子和温柔美丽的平民女子……

命运将他们相连。

最终也注定分开。

时间慢慢过去。

“小书生,你好了没啊?”

“还……还没,妲姑娘。”

“那你快一点,我坐得好疼。”

“就快了就快了……”

最后一笔,细嫩的桃花在荡漾的水波里,贴着美人的腿足,美人仰着腰回头看,手指里挑着的花灯随风飘,流苏的柄穗渐渐沉隐在夜色中。

那是就连帝皇都会为之动心想要捧在掌心宠爱的景色。

岳昭的笔停留在空中,墨汁落下,溅染了他的一身白衣,他的目光落在画中人的眼睛上,画中人眉梢眼角都是笑,眼睛里仿佛有万千星河,聚成灵水,亮而润。

他怔怔看着,直到妲斐再一次娇气询问道好了没他才回过神,慌忙将笔放下,轻声道:“好了。”

闻言,妲斐十分开心将自己的腿从冰凉的水中抽出,湿漉漉的就要踩进布履里。

岳昭看到,连忙几步跨过去,“姑娘且慢!”

妲斐还坐在地上,抬头疑惑的看着他,眼睫一颤,“嗯?”

岳昭蹲下身,撕下自己衣服的一角,歪头将妲斐湿漉漉的腿足包裹擦拭干,“好了。”

妲斐望了他好一会儿,忽然笑起来,她原本已是好看的容貌,勾唇一笑,便是那纷飞飘落的桃花,也不及她的半分颜色。

她穿上柔软的布履,站起来走到岳昭的画板面前,低垂下腰细细欣赏着。

系统惊叹:“这画技必定是要记入史册的,绝了!”

妲斐神情陶醉,对系统道:“没想到我比我认为的还要好看。”

“我很喜欢这画。”她回头对岳昭道:“小书生,把这副画给我吧。”

她要将它挂在床头,每一天醒来入睡都要欣赏自己的绝世美貌,这样想着,她觉得开心极了,声音雀跃欢快。

岳昭正在收拾画笔在河边清洗,似若有若无轻叹了声,“妲姑娘想要,拿去便是。”

妲斐对着画轻轻吹了一口气,让它干得更快,“你好像很不乐意?”

岳昭一顿,低头看着流动的河水,“没有。”

妲斐手指宝贝的摸过画纸的留白处,“你画得太好看了,我从来没有见过把我画得这么好看的人。”

“是妲姑娘好看。”

“哼。”被这句话取悦,妲斐得意道:“我自然是极为好看的,小书生有眼光。”

岳昭心中的失落散去,他背对着妲斐,将洗干净的笔擦干了,放进木盒里,低笑道:“非是小生有眼光,无论是谁看妲姑娘,都会觉得妲姑娘好看。”

妲斐就喜欢这样实心实诚的被夸,如果有尾巴,几乎快要翘上了天。

“那我有多好看?”

岳昭垂眸想了很久,脸色薄红,“小生见过最好看的。”

“那以后呢?”

岳昭迟疑了会儿,答道:“世间恐再无姑娘这样的绝色。”

妲斐更加自得。

听听,文化人夸人就是不一样,比那些单纯的好看啊美啊好听悦耳多了,她喜欢和文化人打交道。

“比之那些高堂千金及一国公主又如何?” 她又问。

妲姑娘真是好美的姑娘。

“我没见过高堂千金,也没见过一国公主,尚还不知,但……应是妲姑娘要更好看一些。”

妲斐对这个应是不太满意,瞪了他的后背一眼,嗔道:“蠢书生,等你以后见了那高堂千金,一国公主,你就会发现她们根本比不上我的一半美貌。”

岳昭失笑。

他收了笔,洗了手,擦干净后拿着装笔的木盒小心翼翼放进书箱最低下,抬头时看到妲斐已经将干的画卷起来,放进画筒里。

“看在你给我画得这么好看的份上,”妲斐朝他晃了一下画筒,难得柔声提醒道:“子夜之前,离开这条街。”

“为何?”岳昭茫然好奇。

妲斐转身离去,“子夜之后,这条街就不适合你这个纯良书生继续待着了。”

岳昭正思索到底为什么不适合他,看到她离去的背影,心中一急,出声道:“妲姑娘你要走了吗?”

妲斐回头看他,弯唇一笑,“我当然要走了啊,我虽是青楼女子,却也是个洁身自好的,有缘再见啦,小书生。”

她这句话透露出的消息已然直白。

岳昭醒悟过来,脸色通红,连忙收拾东西离开。

没想到竟有这种事,也没有巡城卫管管吗?

他到桥头的时候,不自觉回头看了一眼。

街道上已经没有了姑娘的身影,摊贩也收了干干净净,不少戴着面具的公子哥们纷纷踏入那点了灯的众多花楼,暧昧的笑语融入这暧昧的夜色里,连带护城河也多了几分迷色。

有俩人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叹道:“姿容美丽的女子不少,可还是比不上念安楼的斐斐姑娘。”

“哎……可惜了,可惜斐斐姑娘从不接客,在念安楼里,能和她说上一句话都是好的。”

“听说上次有个书生……”

作者有话要说: 每本都感觉自己在进步的我,骄傲叉腰。

关注我,接下来更精彩

免责声明:该自媒体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内容由作者自行担责),且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作者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作者与内容]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