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路我也要陪你走过

一格一格的青石路不是很长,午夜的时候也看不到几个人,仿佛就只有我们是这街上唯一的故事。终于到了路的尽头,昏暗的路灯悠然散漫着清辉,她背起双手颠起脚尖在我脸颊轻吻了一下,如其说是吻不如说是这夜晚的清风,轻柔到我很难感觉,可却偏偏像电击一般清晰。下意识抬手摸了一下,她清脆地笑声就响了起来,在寂静里无比灿烂。

 心里有些奇怪,或许也是自己的生活规律造成的吧,很多时候我一散步就都是在深深的夜晚,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偷偷看了一下她的清秀的脸,欲言又止。难得的晴天,难得的偷闲,我没有勇气去破坏它。

    她摇了摇头,让长发在黑夜里泛起清香,深深地呼吸,美丽的脸上有着些许放松下来的意味,翘而挺的鼻子轻轻缩动了一下,没有看我自顾自地说:“我要走了,或许再也不会回来这个城市。”“嗯。”我只能这样地回答,任何过分的情绪我想小心翼翼地藏在心里,还是不想有太多的伤感在黑色里泛滥。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白色球鞋,然后晒笑了一笑:“我喜欢黑色的,那天看你穿白回力蛮好看就去买了一双。没想到第一次穿就是和你告别。”我想了想认真地说:“你可能不知道我对颜色没有什么偏好,我那样穿只是因为觉得男人要简洁一点,其实你穿什么都是漂亮的,否则那天我也不会和你说话。”稍停了一下又自嘲道:“你知道我好色。”

  她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好像要把这座城市的春天都吸进身体里:“呵呵,我记得啊,开始我们一起喝酒有多开心,你好搞笑啊,年纪不小了还学别人嘻哈的动作,结果摔倒在沙发上,还不承认,说就是这个范。”她甜甜的笑着,似乎那样的场景就在夜幕里重演。“我看你喝好多酒,回去以后就发信息问你没事吧?”“我好像回的是没事,怎么可能有事?!”我接口道。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我很高兴,只是你最后一句话让我离开了这座城市。”她叹息了一下,幽幽地声音消失在微凉的空气里。我疑惑地看着她:“我说了什么啊?让你这样大的反应?虽然你是一个美女,但是我第一次和人聊天不会很唐突的啊?”“自己去想吧,我不喜欢说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她有些意兴阑珊。漫长的路我也要陪你走过

    小路两边的长绿植物长得很好,郁郁葱葱,在微风里沙沙细语。青石板的路面很洁净,稍稍的亮光印在上面好像小时候作业的规整格子,她轻轻往前跳了一步,和灵巧的小鹿一样:“你说你喜欢晚上出来散下步,可惜没有人陪你,我今天陪你走了我一直想来的这条老街,高兴不?”“呵呵,高兴啊,但是我平常可没有到这里散步的习惯,你很会做生意。”我不想让她太得意。抬起头,猛地她蹦过来,晶亮的眼睛就在我面前闪烁,隔得如此近,我感觉到了她香甜的鼻息,下意识往后仰了仰头。她微微哼了一声,骄傲地转过身去,眼里隐隐有着点点的失望:“胆小鬼!”

  我苦笑了一下跟上她的脚步,“你就没有什么多愁善感的离别煽情的话要说吗?”她俏皮可爱的样子就在眼前。“我不知道怎么说,我觉得路很长风景很多,说不定我们会在哪条街又相遇。”我也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为什么说。“你会吗?”她自问自答:“你不会!”

    一格一格的青石路不是很长,午夜的时候也看不到几个人,仿佛就只有我们是这街上唯一的故事。终于到了路的尽头,昏暗的路灯悠然散漫着清辉,她背起双手颠起脚尖在我脸颊轻吻了一下,如其说是吻不如说是这夜晚的清风,轻柔到我很难感觉,可却偏偏像电击一般清晰。下意识抬手摸了一下,她清脆地笑声就响了起来,在寂静里无比灿烂。

    “我要走了,你不用送我,谢谢你陪我来这条老街!”她越说越大声,到最后简直是在喊着。然后转身就跑,矫捷的身影好像是欢快的乐章。我对着她的背影也大声喊道:“那天喝醉了我最后究竟说了什么?”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

  远远地声音在半空中回荡:“你说你忘不了她,要等她一辈子!”

免责声明:该自媒体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内容由作者自行担责),且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作者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作者与内容]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70后并不油腻男。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