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辉:东湖边的诗画小院

文/小水滴

你,我,他,谁不愿把生活过成诗意画意一般?住单元楼房的哥儿们,有人把阳台置饰成榻榻米或茶台,厅堂一侧有光亮透明的鱼缸,七色小鱼儿在悠然自得,正厅堂的led大屏电视机把足球场的绿草皮细化到一叶片。沙发上,坐一会儿,躺一阵儿,斜靠一会儿,读两页古书,来一杯白茶,翻翻儿时的相册,把玩一下抖音,也或心思溜达,淘宝或看车,都有自己的心情把爽快摆弄到极致。

卫辉:东湖边的诗画小院

有个傍晚,受邀前往卫辉东湖边的一个朋家里小酌。这是独家独居的一方楼院。满院子的精致布置,使我内心感叹,自叹不如。进得小院,南墙边的新植的竹子还有纵深处的高低布局的花花草草,给小院张扬着生机和活力;院落的北侧,鹅卵石砌就的袖珍水池里,荷叶三五,片片透绿,随风生动。东墙上的蔷薇花,藤蔓吻墙,自攀高处,妖娆绯红,最为夺目。两只狼犬,墙角笼里,转悠念食,不时汪汪几声,传递急迫进食的念想。

这些都还不能完全表达小院主人内心的生活情致。院中,四周院墙上安置的太阳能墙灯,还有树根部装饰的地灯,此时正是发挥作用的时刻。两棵高大的棕榈树下,三五好友,一个小圆桌,一瓶老酒,几个时令小凉菜,再加上小院男主人身上藏着的高深厨艺的集中展示,什么风干鱼,风干肉,风干鸡,槐花炒鸡蛋,四五个特色自创菜品,先后由女主人在优雅古典的音乐声韵中,依次端上桌来,小院里传来的是“咋做哩?”“真好吃!”“回来教教俺。”男主人说,比如鱼,不能开剥肚子,要开脊背,压片,之后盐,花椒,往鱼肉来回上搓,挂在有风洞的地方风干存放。有朋友又问,那个槐花炒鸡蛋咋那么好吃呀?女主人说话了,俺是把生槐花用纸包住冷冻起来的,所以炒出来的鸡蛋,味道就美极了。

朋友们正品着独特的美味佳肴,饮着一壶珍藏的老酒,分享着独创菜品的过程,心情已经够爽的了。谁知山里一老乡也和主人是好朋友,特驱车赶来城里小院稍座闲聊。山里的野葡萄酒一小桶,诱人味蕾的桑椹一盘,又整上桌来。绿植,藤蔓,竹子,晃床,蔷薇花,棕榈树,荷花池,美酒,小菜,桑椹,曼妙音乐,欢笑声声,杯盏一碰,醉了星空,爽了心情,东湖小院里,哥儿们喷了一晚大江东……

幸福有时很简单,只要用心经营,它也不愿拐弯儿,就会直接来到了你的身边。诗情画意的生活,也是一样,你只要热爱生活,衷爱你周围的一切。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内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宣传正能量 提供更多资讯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