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我的叔叔韩霭祥

我有一副中国象棋,是叔叔用红绿两种颜色的胶木盖特为我制作的。最耀眼的是象棋子上,叔叔那手端庄漂亮的正楷字:用毛笔蘸着白色乳胶漆在圆圆的胶木盖上写得“将(帅)相仕车马炮兵卒)”三十二个大字。叔叔细心收集的这些工业用胶木盖,质地厚重耐用,不像一般塑料制品那样,时间久了变质易碎。这副人间独一无二的中国象棋,从我的童年伴随到今天。五十多年来,它那绚丽的色彩,印证着我快乐的童年,和对叔叔永不磨灭的美好印象。

想念我的叔叔韩霭祥
       爸爸在外地工作,很少和我们在一起,陪伴我们弟兄俩快乐成长的是我们亲爱的叔叔。叔叔教我们下象棋,给我们讲故事,给我们买小人书,教我们集邮知识,带我们去博山公园或工人文化宫活动,去北亭(清代诗人赵进美怡园清音阁)南亭(范公祠)游玩,给我们讲清朝博山名人孙阁老、赵翰林的奇闻轶事。给我们讲《三国演义》《水浒传》人物故事。
       吃冷饮是炎暑夏日里孩子最惬意的事情。周日,叔叔穿戴整齐,带领我们弟兄俩,到博山新建二路上的冷饮店吃冷饮。冷饮店门口挂着琉璃珠门帘,制冷机散发着清爽宜人的冷气。我们弟兄俩按捺着激动的心情坐在铺有洁白桌布的台前;穿一身白色工作服头戴白帽的店员为我们端上各式冷饮与甜点:酸梅汤、橘子汽水、豆沙刨冰,雪糕冰棒;多么令人难忘的时刻。叔叔和蔼的看着我们弟兄俩,笑着问我们最喜欢吃那一样。我们高兴的合不拢嘴,感觉样样都好吃。
       叔叔身材好。细高挑,不胖不瘦,白净细腻的皮肤,挺拔的鼻梁,戴一副近视眼镜。衣着整洁,待人礼貌可亲,庄重文雅;有人曾说叔叔是博山税务街韩家大院一道亮丽的风景。叔叔心灵手巧,热爱学习。十几岁便独身一人到东北抚顺技工学校读书学习,毕业后回到博山参加工作。每天晚上坚持到工人文化宫业余培训班学习,他的学习笔记以及他精心绘制的机械图纸,每一样都具备他本人的风格,干净利落,一丝不苟。
       1958年,叔叔刚满二十岁,上级领导便抽调他和其他单位几位年长的技术工人,组成一支工业队伍,赴京学习工业技术。(后来我到兖州,父亲工厂里一位老八级工,是我同学父亲,他就是和我叔叔一起去北京学习的,他对我叔叔颇有好感,称赞他年轻有为。)叔叔从北京学习回来,给我们看他在北京游览故宫、北海、颐和园的照片,让我弟兄俩羡慕不已。他从北京古旧书店买回来许多书籍,其中有一套上下册《词源》,是学习古文的重要工具书。八十年代末,我开始喜欢上阅读古文。有一年我从兖州回博山探望祖母,我提起这套《词源》,叔叔毫不犹豫地拿出来赠送给我。叔叔三十年来珍藏的这套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词源》,封面已经斑驳陆离,内里纸张泛黄,但是完整无缺。扉页上叔叔工整的钢笔字写着:词源(上册)一九五八年购于北京(1962年整修)。钤有叔叔的两方姓名印章,一枚方形正楷字,一枚圆形篆体字。词源(下册)也是叔叔同样的钢笔文字和印章。这套民国四年(191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60开本的《词源》,已经是百年老古董了。几次搬家,我都小心翼翼,对这两册书格外保护。如今这套书辗转几处,最终跟随我来到济南。每次看到这部《词源》,都会在我心中泛起温馨的浪花。
想念我的叔叔韩霭祥
想念我的叔叔韩霭祥
       叔叔的专业是钳工,但工厂里的其他工种他也能掌握。车铣刨磨、冶炼锻造铸造、热处理、电器维修、计量仪器他都干过。业余时间,他自己动手安装过电子管收音机。会修理手表、电灯电器、缝纫机。在这方面,叔叔有求必应,热心帮助过好多人家。
       我们家庭出身不好,是资本家。在五十年代末的运动中,叔叔又说过不合时宜的话,从此背上一个沉重“包袱”,在工作上遭受不公正待遇,浪费了他美好的青春年华。但叔叔性格坚强乐观,不屈不挠。无论在什么工作岗位,他都兢兢业业做到完美无缺。有一次工厂里把他安排到红炉(锻造),那是火与铁的艰苦岗位。但叔叔不怕苦和累,而且是他想学习的一门技术。面对火炉和火红的锻件,按要求穿戴工装和手套,严格遵守操作规程,从来没有技术上的失误,也没有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的摸样。车间领导和工友们对他刮目相看,感觉叔叔是个再特别不过的大家公子。后来厂领导将他安排计量室工作,穿白大褂,戴白手套,精密的计量器具都存放在恒温恒湿的玻璃器皿里。这个要求精细标准的工作岗位,对技术与管理要求极高,领导信任他。叔叔在计量室一直工作到退休。
       叔叔在淄博潜水电泵厂的工作业绩,有目共睹。潜水电泵是制造行业精度要求极高的工业产品,在质量把关、精密测量方面,叔叔的技术发挥了极大作用。在淄博机械行业质量监督方面,叔叔是个模范带头人物。尤其在推广全面质量管理,严格执行ISO-9001标准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淄博行业检查,叔叔是上级部门指定参加的人员。我所在的山东拖拉机厂质量管理处长,曾经在电视大学教过我们物理课的周老师,有一次参加山东省行业检查回来后,对我说,在巡回行检到胶东期间,他见到淄博团里的一位先生,说话与摸样与我极其相像,与我同姓同地区,就猜到是我的家人;我知道周老师说的就是我这位叔叔。周老师还说,你叔叔不会喝酒,身边有位年轻人照顾他,是淄博机械局领导特意为你叔叔安排的。在那个重视技术人才的年月里,叔叔工作更加努力,年年获得企业嘉奖。叔叔具有机械工程师职称,是国家二级计量监督员。
       叔叔从电泵厂退休后,被博山著名的岜山集团聘去做质量监督工作。尽管叔叔身体已有毛病,山路崎岖,骑自行车或步行都有困难。但岜山集团实在离不开他,企业派车接车送,隔三差五的也要他去巡视一番。
       叔叔出生于1938年8月9日(农历七月十四),逝世于2016年7月5日(农历六月初二),享年78岁。我从济南赶到博山,参加了叔叔的葬礼。婶母王玉芬(1941-2010),博山陶瓷厂医务工作者,早于叔叔六年病逝。叔叔与婶婶合葬于博山西南风景秀丽的乐疃马公祠山麓。
       我的堂弟克缂继承叔叔遗志,在同一家企业,工作勤勤恳恳,技术过硬。叔叔的孙女旭梓已经考上大学,学习努力,前途无量。
       叔叔连着我的童年,连着我的心,我永远想念他!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内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学习历史人文古籍,提高个人文化素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