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魅的诱惑你怎么可以抵挡

烟雨依旧飘摇,青莲仍是摇曳,轻寒坐在那里看着花魅婴儿般的熟睡,淡淡的微笑。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有雨声淅沥的塘面有波澜宕起,又一个中年男子,九龙衮袍,气势凛栗,威严无比,突然地出现在轻寒的眼前:“财富不能打动你,天下唯你独尊呢?”轻寒静静地看着他:“你需要的是什么?”于是他可以去征服天下的双脚也不翼而飞了。

花魅的诱惑你怎么可以抵挡花魅的诱惑你怎么可以抵挡花魅的诱惑你怎么可以抵挡 轻寒坐在漫天烟雨里,迷蒙的双眼淡淡地看着接天的荷叶,春风肆意地摇动着含苞的红莲,他缓缓地提壶,将一口清酒在身体里蔓延,便看到了本不该现在看到景像。

一颗流星在天幕中划过,灰蒙蒙的空中好像被人突兀地用光做成的刀撕裂出缝隙,他用力眨了眨眼,隐隐有一抹淡蓝的芊影踏星而来,再认真看时,流星已是衍化成雾气,朦胧中有女子如仙,身上轻纱飞扬,白皙似玉的脸上妙目流转,浅浅一笑,就让人魂伤,小小的赤足微屈着脚趾远远地在碧绿的莲叶上一点,就有微红的莲苞绽放,倏忽间便和轻寒一样懒懒地依在他的小舟上。

他忽然觉得那些烟雨都远离了,眼前便只有这个清丽的女子,于是他的眼睛里就有了光,绣面芙蓉一笑开,小巧的朱唇轻启:“轻寒,你可以救我吗?”求肯的语句,没有惊慌,好像不过是说你能为我倒一杯酒一样简单。

轻寒就倒了杯酒递了过去,也就简简单单地说:“好啊!”竟也没问任何原因,女孩雪白的颈脖如天鹅一般轻轻一扬,那价值连城的青莲酒就幸福地在她俏脸上染上了绯红:“我叫花魅,花朵的花,魅力的魅。”悦耳的声音清脆淡雅,就像这万倾的莲塘应该有这样的妙音才算美丽的图画。

花魅螓首轻斜,安静地靠在轻寒的肩头,鼻息沉了稍许,似是睡了。轻寒柔和地拿起身边的长衫搭在她削瘦的身上,花魅长长的睫毛,微微一动,脸上幸福安详。

时间默默地流淌,轻寒就这样坐着,继续一口一口喝着最好的酒,守护着这个忽如其来的美丽女孩,懒散的模样,静静地迷离,直到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柱着碧玉的拐杖几闪就出现在眼前,青布的长衫摆动,简陋的衣服在他身上却说不出的富贵逼人。老者和蔼的脸上笑容可掬:“我要带她走,你想必是不肯的,但是我也不见得是你的对手,我老了也不喜欢争斗,你可以选择无法想象的财富或者还是给我你可以创造财富的双手,否则我们动手的话难免伤到她。”

轻寒温柔地让花魅换了一个舒服姿势依靠在小舟上,缓缓站起来,轻声说道:“如果你现在走的话可以拿走我的双手。只要别打扰到她。”于是玉杖闪了闪,轻寒不见了双手,仿佛从来就没有长过一样,再一闪,老人也不见了踪影,什么都没有变化,只是轻寒的手不见了。

烟雨依旧飘摇,青莲仍是摇曳,轻寒坐在那里看着花魅婴儿般的熟睡,淡淡的微笑。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有雨声淅沥的塘面有波澜宕起,又一个中年男子,九龙衮袍,气势凛栗,威严无比,突然地出现在轻寒的眼前:“财富不能打动你,天下唯你独尊呢?”轻寒静静地看着他:“你需要的是什么?”于是他可以去征服天下的双脚也不翼而飞了。花魅的诱惑你怎么可以抵挡

风雨好像大了一些,滴滴答答地打在池塘和荷叶上,小舟里竖着的大伞也开始有雨水飘落在花魅小而柔弱的身体上,轻寒就艰难的挪动身体,丑陋而笨拙,用头把伞往花魅的那边顶了顶,可惜还是偶尔有些雨水滴在花魅浅蓝的裙衫。这时候有一双漂亮的手轻轻扶起轻寒的头,吐气如兰的声息就在他耳边响起:“我是这个世界最美丽的女人,你可以有双手去用世间最珍贵的珠宝来装饰我,我陪你用双脚征服世界。”轻寒微微抬起头,看着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样子,失神地道:“你真美,你要的又是什么?”

美丽的花魅终于醒来,明亮如晨星的双眼看着没了四肢,少了魂魄的轻寒,在春意微寒的池塘上,伸出凝脂一样的手抚摸着他的脸庞:“你对我真好,可惜我不能陪你一起淋雨了。”轻寒点点头:“我知道。”花魅又轻轻说:“你知道我是谁吗?”轻寒仍是点头:“我知道。”于是花魅变成了他爱的人的模样,低低地一垂首,发丝如瀑,脸上淡浅的红晕道:“我还要你的心来治我的伤。”轻寒笑了笑:“那就是给你的。”

于是轻寒胸口一疼,从梦里朦胧醒来,窗外春雨绵绵,他四肢还在,只是心不见了,那看不到岸的青青莲叶上有一朵荷花绽放,红红艳艳。花魅的诱惑你怎么可以抵挡

免责声明:该自媒体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内容由作者自行担责),且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作者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作者与内容]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70后并不油腻男。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