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

扶情敌一把


扶情敌一把

吴悠爱上了幽兰。可他没想到的是,曾经用拳打过他的武威也在爱着幽兰。

吴悠和武威还有幽兰都是一个公司里的员工。况且还都在一个部门。而且,武威还是他们这个部门的主管。

吴悠刚到公司来的时候,一眼就喜欢上了幽兰。幽兰喜欢穿一身白色的衣服,有时是套装,有时是裙装,那份素朴和雅致,天使一样的纯洁。吴悠的心一下子就被打动了。那时他就想:“她要是能做我的妻子,那该有多好啊!”

那时吴悠还不知道武威也爱着幽兰。武威爱幽兰爱得含蓄,不像他那么张扬,好像担心全世界人民不知道似的。吴悠自从决定要追幽兰的那刻起,他就在办公室里对幽兰说:“我喜欢上你了。没办法,我只好追你了,你要做好准备。”幽兰笑了笑,没有表示,继续着她的工作。可巧被到他们办公室来拿材料的武威看到了。武威对着吴悠看了很久,眼里的光是很让人捉摸不透。

有一天下午刚上班的时候,吴悠要约幽兰吃晚饭,当时武威在场,吴悠说:“幽兰,晚上我请你。”这是他第三次约幽兰了。以前两次幽兰没答应。只是说“下次吧,下次吧。”俗语说事不过三,幽兰觉得再不答应他,他会很没面子的,男人嘛,没面子是很丑的事,伤自尊。幽兰就说:“好吧。”那一刻,他高兴得像三四岁的孩子。看着吴悠高兴的样子,幽兰也笑了。

幽兰的笑让武威发现了。武威心里就难受。当然,武威是一个很会控制自己的人。武威不像吴悠那样没城府。武威听了吴悠对幽兰的约请,只是在心里哼哼了两声,当然,他脸上还是带着笑的。可在临下班的时候,武威突然宣布:今天晚上吴悠留下来加班。

说起来晚上加班是常事。可今天的加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明天稍微加加紧也就能完成了,可武威说了,吴悠也就只有执行的份了,因为武威是部门经理。

当听到武威宣布加班的时候,最恼恨的就数吴悠了。吴悠听了就一拍自己的脑瓜,说:“天啊,怎么这么巧,上天这是故意作弄我吧!”

当然这顿饭没有请成。第二天再见到幽兰的时候,吴悠就有些垂头丧气。幽兰感觉出来了,幽兰就对他笑笑。幽兰说:“以后有机会的。”因为幽兰隐隐地感觉到,这一切都是武威做的小动作。

事情过去就过去了。

有一天早晨,幽兰早早来到办公室。每天幽兰都是第一个到,先打扫一下卫生,往饮水机里灌好水,收拾好办公桌上的东西,这一切做好后,大家才陆续到来。可这天,武威却早早地到了。当幽兰刚放下包,才要做那些周而复始的事情时,武威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支玫瑰,说:“幽兰,送给你的!”那是一支很大的红玫瑰,不是国内的品种。幽兰在一家花店里见过。看着花,幽兰有些犹豫,这时武威双膝猛然跪下了,说:“幽兰,请你收下吧。”

幽兰虽然知道武威喜欢他,可也没有想到来得这么突然。她有些茫然,心里在想着:是接还是不接呢?她听到走廊上有脚步声,她不想让别人看到此时武威向她献花的情景,忙接过来,转身去找放花的器物。

这时有人踏着轻快的脚步高唱着“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往办公室来了,幽兰不用看就知道是谁。一想到他,幽兰心里像藏了小鹿。

武威见幽兰收了花,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在幽兰去找插花的器物时,吴悠马上到来了。看着幽兰的慌张,武威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可刚进入办公室的吴悠没看到刚才的情景,只看到幽兰在插花。他说:“哎呀,这花好美啊!哎,谁送的?”

幽兰的脸一红,只是说:“在路边的花园里掐的。”她说得若无其事,实际心里很怕,怕他问下去。

吴悠说:“你好残酷啊,这么美的花,怎么能把它掐了呢?”

幽兰没有说啥,她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什么了。越说她会越说不明白的。说不明白就不说,幽兰就笑笑,又继续做她的事。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武威故意来到幽兰的跟前说:“午饭我请你,好吗?”

幽兰说:“不要的,有盒饭,不要破费了!”

武威说:“请你哪能叫破费呢,那叫荣幸!一定要去的,我都在饭店安排好包间了,什么都定好了,钱我也用卡打到他们账户上了。”

幽兰有些为难,去还是不去呢?她就用眼在找支持。吴悠走了过来说:“武主管既然请了,这是很大的荣幸啊,不吃白不吃啊!”吴悠说得诙谐而又调皮,然后又问:“武主管,要不要我们大伙一起去陪客啊!”

幽兰的脸一下子红了,她也不知为什么,好像偷东西被抓住似的,武威说:“这一顿你们就免了,下次我请你们全体啊!”

吴悠说:“好啊,这次就让你们单独行动,那我们下次就跟定你们了!”

看着幽兰和武威两个人在自己的眼前肩并肩的走开,吴悠心里酸酸的。

吴悠的酸幽兰是有感觉的,当幽兰转身离开的一刹那,从吴悠眼角里流出的无奈、失望和矛盾的心态让幽兰猛然间就心动了,虽然吴悠脸上还是写着笑,但吴悠内心汹涌澎湃的波澜没有逃脱幽兰的眼睛。幽兰觉得对不住吴悠。吴悠请了自己几次,不是因为这就是因为那没能赴约,想想,挺对不住的。幽兰叹了一口气,当然这口气是叹在内心深处的。在去的路上,幽兰就想,自己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的约他一次,算做补偿吧!

这样的机会还真让幽兰找到了,那天,本是要下班的,临时公司又来了一些活路,幽兰看样子又得加班。当然这些活儿是从下面往办公室里搬一些纸张和一些办公用品的,可巧那天电梯也不运转了,幽兰正担心怎么从一楼往她们工作的十五楼搬呢,吴悠二话没说,就帮着幽兰去搬了,吴悠累得一身汗,她非常感激。她说要请他。他也没推辞。

当他们坐在一起的时候,吴悠也不像以前那样能说了,只是默默望着幽兰。幽兰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好对吴悠一笑。吴悠也笑了,吴悠笑得有些无奈。他看着酒杯说:“我知道,那支玫瑰是武威送的。武威很喜欢你。我也明白自己的状况,我希望你幸福,所以,我祝福你们。”说完,吴悠又对着幽兰笑了。

看着吴悠的笑,幽兰的心颤颤地疼,她想告诉他,她没有答应武威,是武威一厢情愿。可这话怎么说出口呢?说了吴悠也不信。幽兰只好说:“不要说这些,你以后就会明白了。来,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对我好!”

第二天上班,吴悠刚进办公室,武威就迎着他的面朝他的肩捅了一拳。他被武威的这一拳打得有点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问武威为什么?武威说:“我打你这一拳是要你清醒,别忘了自己是谁!”

吴悠用手摸了摸自己被武威打疼的地方,这时幽兰跑过来了,幽兰很关切,责问武威:“你为什么这样?为什么打他?”

武威说:“这不关你的事,做你的活儿去!”

幽兰用眼恨恨地看了武威一眼。吴悠告诉幽兰说:“没事的,你忙你的去!”幽兰不解地看着他俩。只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可幽兰总感觉武威的这一拳和她有关的。

吴悠望着武威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打我,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武威狠狠地看着他,什么也没说,走了。

当然在以后的日子里,武威处处给他小鞋穿。有时故意就一点事小题大做。吴悠攥紧了几次拳头,又都放下了。他知道,他不能出拳,出了,他就不是他了。

很多人替他抱不平,说他孬,要是武威对他们那样,他们早就像梁山好汉该出手时就出手了。吴悠知道,他们是被激怒了。吴悠就对这些好心人笑笑,说他就是出手了,也是没意思的。

大家问他什么有意思?就是天天被武威像捏软柿子一样捏着有意思?吴悠说:“我喜欢幽兰,幽兰天天能快乐,就有意思。”

很多人说:“你啊!你啊……”说过“你啊”后很多人就摇头,就说:“你这个人呀,哎……”

当然,在很多次的夜里吴悠考虑是不是要离开这里,有武威在,幽兰归他的希望是不大了。一想到幽兰要躺在武威的怀里,吴悠的心就酸酸的,泪就要往外流。

吴悠就宽自己的心,自己爱幽兰,目的是为了让她快乐、幸福。自己现在是一个打工仔,没房子也没钱,是给不了幽兰幸福的。武威处处比他强,在这里有房子有地位,幽兰和他结合,一定要比和他好。好多次他也想走,但他放不下幽兰。一天不见幽兰,死的心都有呢!他不走,为的就是能天天看到幽兰。只要能看到幽兰,再大的苦和罪他都愿受,何况这一点点的羞辱呢!

这天,武威又要因吴悠做事慢了一点专门到办公室来羞辱他。武威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没能力做就写辞职报告吧,我给你批!”

这一次,同伴看不惯了,同伴说:“武主管,打盆说盆,打碗说碗,吴悠不是不胜任这个工作。你把活安排得这么晚,又要得这么急,他能做到这个程度就已经很不简单了,只是晚了一点时间而已,你这样说话,是很不讲道理的!”

同伴又说:“你要向吴悠道歉!”

武威哈哈一笑说:“我道歉,你别忘了,谁是这儿的主管?”说着,照着吴悠的胸前就是一拳。

同伴怒视着武威,手中的拳头已经攥起来了,吴悠知道,他要再不拉同伴,一场打斗就要上演了。吴悠忙把同伴拉了出去。说:“不要生气,我知道怎么来处理。”同伴的眼里急出了泪,说:“吴悠,你打他,大不了我们都不在这儿干了,欺人太甚!”

吴悠又笑了,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以后再做事的时候注意一下就是了。你在下午要材料,我上午写好就是了。”

同伴气得朝着他的左肩捣了一拳,说:“你他妈的!你太窝囊!你到底在他手里有什么短?”

同伴的这一拳捣得吴悠好疼,但是他心里好暖。

但这一切,幽兰看在眼里。当武威对吴悠呵斥和羞辱时,吴悠看出了幽兰眼里的光是怯怯的,慌慌的,慌得吴悠难受。吴悠不能让幽兰的眼光这么揪人的心。作为深爱她的人,只想让她的眼光中充满喜悦和幸福,最主要的是不能让她为他担心。吴悠又忍住了。

上午下班的时候,武威来喊幽兰一块去吃午餐,幽兰从吴悠身边经过,幽兰低声对他说了句:“谢谢你。”吴悠知道幽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什么都没说。

有一天晚上,幽兰偷偷地约了吴悠。当他们坐在咖啡厅的烛光下时,幽兰低下了头。幽兰还是那句话:“谢谢你。”

吴悠的心有点疼了。说:“你不要这么说,只要你能高兴,我是没什么的。”

幽兰说:“我知道,你之所以不跟武威发生摩擦,是因为我,是怕我伤心。”

吴悠心里一颤。好聪明的幽兰啊。他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后来幽兰说:“我知道你和武威都喜欢我……”

吴悠说:“武威比我合适。武威各方面都比我优秀,真的,选择他,你会很幸福的。”

幽兰没有说啥,只说:“谢谢你给我说真话!”

后来他们就走了。当他们分手的时候,幽兰看着吴悠的背影好久好久……

第二天,武威在自己的工作间往墙上挂个条幅,是一个名人给他写的“业精于勤”。武威想喊别人挂,想了想,没有喊,因为这个活不属于工作上的,他就自己挂了。武威看到这个条幅挂在文件柜的上面正好,就踩着椅子到了柜子上,当武威把东西挂好之后,才发现自己已下不来了,因为上来的时候把椅子踩倒了。武威有恐高症,往下面一看,深渊似的。心里发虚。武威就对着旁边的办公室喊:“来人啊,快来帮忙,让我下去!”

办公室的人本来知道武威在做啥,故意都不去帮忙。他是主管,这点小活儿,只要对大家好,还能让他爬高下低?就因对吴悠不好,大家心里都有气啊。都知道他在喊,都装作没听见。不是没听见,目的是想治治他的霸气。

这时,吴悠从外面进来了。接着他听到了武威的叫喊。看了看众人,从众人给他使的眼色里面明白了原因。吴悠说:“一是一,二是二,咱们怎么能这么做呢?”吴悠说着就跑过去了。他看到武威正站在一个文件柜子上,两条腿在打着颤。吴悠忙到一边喊来刚进办公室的幽兰扶住柜子,他拉起椅子,让武威扶他肩膀踩椅子下来。

武威做梦也没想到会是吴悠来解自己的围。武威战战兢兢地说了声谢谢,俯下身子,一只手扶柜子另一只手颤巍巍地伸到吴悠的肩膀上。也许是紧张,武威脚下踩空了,就在武威将被重重摔在地上的一刹那,吴悠抱住了他……这一切,在一旁扶着柜子的幽兰看得真真切切。

这事过后没多久,幽兰向武威和吴悠宣布了她的选择:她愿意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吴悠。

武威不解,说:“不会吧?”

幽兰说:“是的。这就是我的选择!”

吴悠也不解,说:“我这不是做梦吧?!”

幽兰说:“不是。你不是做梦。是真的。”

吴悠不知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最终赢得了幽兰的芳心。在洞房花烛夜,幽兰问他:“还记得你抱住武威的一刹那吗?”

吴悠说:“记得啊,不管是谁,我都会这么做的。”

幽兰说:“这正是你打动我的地方。因为你不光能忍耐所有的不公平,你还有一颗宽容善良的心!”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内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 秒送号Miaosong.cn立场,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


「作者自媒体·档案」 关注作者
相互学习,一起成长。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