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

康熙年间山东道侍御史任宏嘉的故事

《啁啾漫记》中关于侍御史任宏嘉的故事
原文:
康熙时任侍御宏嘉,巡视北城,某锦衣骏马者突其前,叱侍御让道。侍御问何人,众役对曰:“此某亲王所嬖千金旦者也。”侍御命执之,众皆目谢不敢。侍御大怒,身逐之。旦跳入王府,侍御坐府门,呼必得旦乃已。王曰:“是申申者何也?即出敢若何?”旦出,侍御叱缚之,予杖四十。王大恚,入奏,圣祖曰:“任宏嘉所行者国法,非凌若也。若庇优不自惧,而来诉乎?”王觳觫稽首退。当是时直声震朝野,满大臣相戒,勿任侍御者。寻以内艰归,服关不出,终于家。

白话译文:
康熙年间某一天,监察侍御使任宏嘉,正在城北巡视。忽然一位身着华丽衣服,骑着高头大马的人挡住了任侍御的去路,并大声呵斥任侍御让道。侍御问,这是什么人?侍御的随从回答:“这人是某亲王所宠爱,身价千金的戏子。”任侍御命令把他抓起来,但他的随从面面相觑,都不敢抓他。侍御大怒,亲自跑过去抓他,戏子逃入亲王府。任侍御追到王府门前不走,大叫一定要捉拿戏子。亲王知道后说:“申申者何也?出去又敢怎样?”
戏子出来了,侍御喝令将他捆起来,要打他四十大板。亲王气坏了,到皇帝那儿告状。圣祖康熙说:“任宏嘉执行国法,不是凌辱戏子。你庇护优伶,不知罪,还敢来告状?”皇帝这样一说,亲王吓坏了,战战兢兢地叩头谢罪退下。
这件事在当时声震朝野,满族大臣都被吓住了,谁也不敢冒犯任侍御。随后任宏嘉却以母亲去世为由,在家服丧守孝,从此不再为官,直到去世。

任宏嘉(一作任弘嘉)字葵尊,别字丹菽。江苏宜兴人。康熙十五年(1676)进士。由行人擢监察御史,历任山东道兼江南道御史、奉天府丞、通政司右通政。其父任绳隗,字青际,号植斋,顺治丁酉举人。是清代诗人、书法家,有诗集《直木斋集》行于世。
康熙中叶,御史中风裁最峻整者,是任宏嘉。《清史稿》本传:
任宏嘉,字葵尊,江南宜兴人。初以举人官行人。康熙十五年成进士,十八年,考选江南道御史,巡南城,疏言,各州县宜有讲堂书院,庶人知向学。又言,学道不惟受制藩司,抑且受制知府。盖府道阶级不甚悬,无以资表率,郭郎声望不甚重,又无由达封章。求其公明,实不可得,乞重其选。
以上小传,讲述任宏嘉曾向朝廷提出二条合理化建议:1,在全国各地建立讲堂书院,让平民百姓也能读书上进。2,学道(教育厅长)不仅受藩司(省长)制约,还受制于知府;原因是学道与知府官阶差不多,无法正常发挥学道作用,应该明确学道的地位(以重视教育)。
任宏嘉向朝廷上疏(监察出的问题)很多,比如下面若干:
改巡北城,疏陈五城应行事。谓盗风未靖,由保甲不行,稽察未清,由旗民杂处,司坊未洁,由劝惩不当。
又言,州县昏夜比较,乡民托宿无地,饥寒受杖,往往殒命。又或因分厘火耗之轻,受签役横索之累。又言朝廷清丈,所以为民,而藩府驳册上下,动费累百,津梁有关,所以御暴,今水港皆设巡拦,旱路亦行堵截,检索至负担,税课编鸡豚。所言皆痛切。
任侍御上疏有时言辞过直过激,他有时也后怕(提意见怕打击报复)。有人说:“子葸若此,何如不言?”(葸,胆怯。“你害怕干嘛还上疏?”)曰:“宏嘉之战栗,气不足也。然知其当言,不敢欺吾心,尤不敢负吾君耳。”(胆怯也要提,因为他忠于职守,忠于皇上。)
此与色厉内荏者,适得其反。大致士气发舒,言路宏开,而确为讲求真是非的时代,始有此等人可见。
《钓台清芬楼稿》称:康熙中叶,御史噤不言,人诮为“解角”,自公入台垣而言路始振,章数十上,咸有益国计民生。
作为御史一职,就是要敢于陈辞谏言,自任宏嘉进入监察部门,广开言路,任御史有数十条奏章,大多有益于国计民生。
任弘嘉生活很简朴,穿的衣服破破烂烂:
宜兴任葵尊弘嘉,性俭朴而貌恭谨,玉峰(赵士麟)相国最器之。丙辰成进士,馆选有期矣(即将任命官职),葵尊犹然褴褛,相国谓曰:“庭见天子,衣冠不在华侈,然亦须楚楚。”(去朝见天子,即使没有华丽的服装,起码也要衣冠楚楚像个样呀)葵尊曰:“敬依夫子命,当借之同舍生。”(好吧,听老师的话,我去和同学们借借)相国哂焉。(赵相国笑话他)
提意见多了,把握不好,确实招人厌恶,任侍御在所难免,如下一例:
嗣以考选为监察御史,多所建白(建议),独请定服制一疏,满汉大臣意颇不惬,京师为之谣曰:“九卿六部两衙门,尽脱貂狐猞猁孙;待漏五更寒彻骨,人人致怨任葵尊。”
“服禁”记载:“宜兴任葵尊,丙辰进士,犹然蓝缕,玉峰相国器之。嗣以考比为监察御史,多所建白,独《请定服制》一疏,满汉大臣意颇不惬。京师为之谣讥讽之”。清王士禛《香祖笔记》则记:“宜兴任弘嘉字葵尊,上疏请定服色,于是三品以上始许衣貂及舍利狲。一日,五鼓入朝,吾遇梅桐崖少廷尉。时隆冬,梅有寒色,予口占绝句戏赠之云:京堂詹翰两衙门,齐脱貂裘舍利狲。昨夜五更寒彻骨,满朝谁不怨葵尊,吏部侍郎赵公玉峰(士麟)曰:公诗大佳,尤难其押韵天然耳。钮玉樵《觚剩》记此,盖不知为予戏作也”。
当上监察御史之后,任弘嘉有《请定服制》一疏,引起满汉大臣不满。任侍御关于冬季官员着装问题,提出,“三品以上始许衣貂及舍利狲”(三品以上官员才能穿貂皮大衣)。
隆冬严寒的一天清晨,官员上朝,诗人王士祯遇到好友梅桐崖,见他冻的脸都变青了,便口占一绝戏赠。诗曰:
京堂詹翰两衙门,齐脱貂裘舍利狲。
昨夜五更寒彻骨,满朝谁不怨葵尊。
(任弘嘉,字葵尊。)
吏部侍郎赵公玉峰(士麟)曰:公诗大佳,尤难其押韵天然耳。钮玉樵《觚剩》记此,盖不知为予(王士祯)戏作也”。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内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学习历史人文古籍,提高个人文化素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