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张爱玲:怀念有雪的日子

张爱玲,热爱文学与旅行,特别喜欢这句话“要么读书、要么旅行,灵魂和身体,必须有一个在路上。”旅行让我直面自我,让我看到世界之大,让我看到自己的渺小,旅行让我拥有海一样的胸怀。一阵急促地电话声把我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我怅然失落,朋友和我说些什么我记不清楚,我也不知道和朋友说些什么,只是痴痴地问:“你那里下雪了吗?”

青年女作家张爱玲

 

记得那天我又一次兴冲冲的跑去河堤路想在有雪的地里拍一张照片,可是雪已经化了。为了那场雪,我跑很多地方,终于买了一顶最喜欢的帽子,就为了和雪留下一张最美的照片,等我来了,雪却悄无声息地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怅然地站在那里。

那场雪给我的记忆太深了,仿佛就在昨天。前一天晚上我睡得特别香,一觉醒来打开窗帘,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雪使世界变成了白色,天的白和地的白中露出些许的绿,充满了诗情画意。

雪,是我童年的玩伴,是我梦中的乐园,我寻了他很久很久。太久的期盼,让我一次又一次失望,当我不再期盼的时候,雪又悄然降临,怎能不令我惊喜呢?

我将窗户打开一条缝,一股冰冰凉凉的气流进来,我深深地吸了一口,仿佛五脏六腑都被清洗干净,头发、皮肤湿润极了,就连最恼人的鼻炎也好了。

我在厨房做着早饭,忍不住又向窗外望去,呀,一只美丽的斑鸠在挂满雪花的枝头咕咕地叫着,撩拨着我,诱惑着我,仿佛在向我招手:“快点出来哟,我等你。”我来不及咽下最后一口早餐,应着鸟的唤声出了家门。

踩在咯吱作响的雪地上,独自开心着,我从晶莹剔透的院落中走过,觉得自己也要融化了,变得和雪一湿润、洁白,我渴望向每一个相遇的人微笑,甚至向迎面而来的小狗狗道一声“你好”。

穿过两个路口来到河堤路,远远近近全是白,所有的树“枯木逢春”般的开满束束银花,微风吹过树枝一颤一颤,像是和我点头问好。雪落在湖里,一群野鸭成群结队的游来游去,忽然一只白鹳落在岸边,不一会又静静地飞走了。岸上的雪,绒绒厚厚的,仿佛给湖心围了一件洁白的围巾。远处的彩虹桥在天与地的白中更加引人注目,我仿佛走进了梦幻般的童话世界。

我信步徐行,走在一处高坎处,发现几个小孩子从长长地陡坡处向下滑行,每下滑一次便传来一声响彻雪域、天真无邪地笑声。我的心也随着孩子的笑声一起回到童年。

小时候下雪的日子就像过年一样开心,放学的路上便和一群孩子在雪地里撒欢打滚。最开心的是滑着爸爸做的简易冰车,有一种飞的感觉,非常过瘾,但也会碰在一起,或掀个人仰马翻,或碰得鼻青脸肿,但那种开心和快乐是我多少次梦中的天堂。

我坐在雪地里,伸手轻轻接住一片片雪花,他是那么地洁白无瑕,像是一朵朵水晶花。我忽然就为自己的浮躁与浅薄感到羞愧,也为偶尔的私心感到无地自容。我对着披雪的树望去,高矮不同,形态各异,想起《白鹿原》中那场惨不忍睹的瘟疫,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不知夺去了多少人的生命,谁也没有办法,直到入冬,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阻止了那场瘟疫。

那是怎样的气魄与力量,又是怎样的圣洁与无暇,将一切肮脏、残忍、疾病覆盖消亡,拯救了白鹿原的乡亲们。

雪洋洋洒洒的下着,我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想起红楼梦中有雪的日子,宝玉、黛玉、宝钗、湘云等人围坐在着小火炉旁,喝酒吃肉吟诗。那些有雪的日子都是一幅副超凡脱俗的风景画。

古代诗人有许多描写雪的句子,不管是高骈的“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中遇到的雪;岑参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中熟悉的雪;杜甫的“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中迷恋的雪,都是令人陶醉的雪。

我抬起头,雪花落在我的睫毛上,变成泪珠流进我的眼里,落在我的鼻孔里,我闻着雪的气息,感知着它的温度,忽然觉得它好温柔,难道不是吗?

那骄傲的松、柏树,在雪的面前也温柔地低下了头,就像一个刚强的战士面对雪一样温柔的女子,他的心也会被滋润,被融化。

雪依然在下,“咯吱,咯吱”,我踏着厚厚的积雪,走下台阶走向田野。我不想回家,我怕稍不留神雪就会离我而去,我怕每一次呼吸会融化一片雪花,每一个疏忽会错过一个美景。

一阵急促地电话声把我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我怅然失落,朋友和我说些什么我记不清楚,我也不知道和朋友说些什么,只是痴痴地问:“你那里下雪了吗?”

免责声明:该自媒体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内容由作者自行担责),且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作者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作者与内容]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千寻》坚守“青春、唯美、时尚、精短”的办刊定位。要求文字足够唯美、灵动,笔调很文艺、有较强情感故事。体裁:微型小说、诗歌、美文等。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