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东民间作家杨冬梅作品欣赏:大哥

大哥比我大十岁。我还在娘胎里时,父亲就去世了。父亲去世时,大哥十岁,二哥七岁,三哥五岁。父亲下葬第二天,没有子嗣的大姑和二姑,就急火火要领养长得结实好看的大哥和三哥,将来为她们养老送终,她们对头上长了个大脓疮病歪歪的二哥看都不看一眼。还沉浸在丧夫巨痛中的母亲,如老母鸡护小鸡一般,把三个哥哥紧紧揽在怀中,怒斥大姑和二姑太残忍,乘我家危难之时落井下石。大姑和二姑自知理亏,灰溜溜走了。

胶东民间作家杨冬梅作品欣赏:大哥

杨冬梅,烟台海阳人,开发区散文学会会员。受家庭影响,自幼酷爱民间文化,业余爱好搜集红歌和抗战故事,所写文章陆续在省市各级报刊发表;所著《山里的歌》(胶东红歌精选)于2015年12月面向全国出版发行。

为家操劳了大半生的大哥,前年查出得了肾癌。手术前两天,女儿带酸奶和点心到医院看望大哥,劝说大哥多吃补品增加营养,别不舍得花钱。大哥喝着女儿给他买的酸奶,心满意足地说,他从来没享过这样的清福,不用干活还吃好的喝好的,过的是天堂的日子!

大哥比我大十岁。我还在娘胎里时,父亲就去世了。父亲去世时,大哥十岁,二哥七岁,三哥五岁。父亲下葬第二天,没有子嗣的大姑和二姑,就急火火要领养长得结实好看的大哥和三哥,将来为她们养老送终,她们对头上长了个大脓疮病歪歪的二哥看都不看一眼。还沉浸在丧夫巨痛中的母亲,如老母鸡护小鸡一般,把三个哥哥紧紧揽在怀中,怒斥大姑和二姑太残忍,乘我家危难之时落井下石。大姑和二姑自知理亏,灰溜溜走了。

领养风波过去六个月后,我来到人世。我的到来不仅没有给母亲带来丝毫喜悦,反而使母亲愁上加愁,整天以泪洗面。孤儿寡母的生活,何去何从?赶来看欢喜的二奶出于好心劝母亲把我送人,省下口粮养活几个哥哥。一向对二奶敬重有加的大哥听了,破口骂二奶是坑人的老巫婆,吃小孩的老貔精。大哥连推带骂撵走二奶后,抱着母亲的胳膊求母亲别把我送走,等他长大了挣钱养活我。

儿时,只要是我喜欢和想要的东西,大哥都会想方设法满足我的要求……我要小鸟玩,大哥猴子一样窜上树,掏鸟窝,捉小鸟;我要荡秋千,大哥找来结实的绳子,在院中的老杏树上给我吊一个小秋千,任我从春荡到秋……大哥时常跟他的同伴说,只要别家小姑娘有的俺妹儿必须有,别家小姑娘没有的俺妹儿也要有。有一次,大哥为给我买一根时兴的金线头绳扎小辫子,竟然跟同学打五毛钱的赌,当着全班男同学的面喝下一瓶钢笔水。大哥用打赌挣的五毛钱,给我买了一根亮晶晶的金线头绳,但因打赌挨了母亲一顿苕帚疙瘩。

我家隔壁的三叔是个风水先生,每次看风水回来,三叔都大包小包拎回别人答谢他的名贵烟酒,以及寻常人家难得一见的海鲜。三娘煮熟了海鲜,便双手掐腰站在家门口,朝我家窗户的方向拖腔拉调喊她家的孩子回家吃海鲜——即使她的孩子都在家她也要这样做。吃完了海鲜,三娘便打着饱嗝,把爬虾皮、螃蟹壳、蛤皮倒在我家门前的流水沟里。我和邻家小孩儿常趁大人不注意,在水流沟里拣三娘倒的蛤皮咂滋味。一天傍晚,放学回来的大哥撞见我和邻家小孩儿在拣蛤皮咂,啥也没说,默默地抱我回了家。

第二天半夜睡梦中,一股海鲜的鲜味钻进我的鼻孔里,我猛地睁开眼睛,看见炕上放了一盆刚出锅冒着热气的的爬虾。大哥拿了一个爬虾在我鼻子前来回摆动,诱我起来吃。那一晚,母亲点燃蜡烛,我们一家围着一盆爬虾,饱餐了一顿透鲜透肥的烛光海鲜。

多年后,母亲告诉我,那天半夜吃的海鲜,是大哥骑大国防自行车到南海岸码头上带来的。大国防自行车又高又笨重,十四岁还没长高个的大哥,够不着车座,就骑在自行车的大梁上,凌晨出发,来回骑了一百五六十里地,磨破了大腿根,半夜带回半水桶海鲜。母亲说,后面那三十里地,大哥是推着自行车一瘸一拐走回家的。

在靠公分吃饭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家里没有男劳力挣工分,仅靠母亲挣的那点少得可怜的公分和姥姥的接济,我家的日子过得很拮据。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大哥十六岁那年,不顾母亲的的反对下学挣公分养家。刚下学那会,时任生产队长的二爷可怜大哥年纪小、还没长成力气,就把他安排在老头队干一些轻快的杂活。老头队的活轻快工分低,一个工日最高挣七分,比一个壮劳力少挣三分。大哥不甘心小小年纪就打在老头队里混公分,他要凭力气挣高公分养家。村里工分最高的是采石队,采石队放炮有危险,村里有个石匠就是在放炮采石时,被突然炸响的哑炮炸掉了一只手。铁了心要挣高公分的大哥,不顾母亲和亲友的反对,自己做主去了采石队。大哥在采石队干了还不到一年,眼睛就在一次铲炮眼时被一块飞起的小石子击伤,后经多次治疗才康复。

自从大哥下学挣工分后,我家的日子渐渐好了起来,一栋红砖大瓦房拔地而起,母亲脸上密布的乌云散开了。家里盖第二栋房子时,欠下大队四十块钱的房木料钱,我家刚好起来的日子又陷入了困境。村干部了解到我家的实际困难,急时送来五块钱救济款。在那个贫困年代,这五块钱足够我全家嚼用月余,但大哥婉言谢绝了村干部的好意,并对村干部说:“我家的困难自己解决,好胳膊好腿的吃国家救济丢不起那人。”

当年入冬,大哥得空就上山挖木头墩,逢集日,再用二把手车把木头墩送到三十里外的县城,卖给沥青厂。年底,大哥卖木头墩攒下了四十五块钱,还清了欠大队的四十块钱的房木料钱。余下的五块钱,大哥一分也没舍得花,全部上交给母亲置办年货。

无论家里条件如何艰难,从小到大,大哥从不委屈我,我是在大哥的手心里捧大的。我十五岁那年冬天,一个滴水成冰的集日,大哥骑大国防自行车驮着我去县城赶集,并在县城百货大楼给我买了一件粉红色外套。那件外套花了三十块钱,是大哥那年挖了一冬木头墩卖的钱。长大的我,老去的我,买衣服如同家常便饭,想买就买,想穿就穿,穿够了往衣橱一扔,再也想不起来那些过时衣服的款式和颜色。时光荏苒,斗转星移,唯有大哥给我买的那件铜盆领子、卡腰款式、暖暖的粉红色外套在记忆里越来越清晰。

2018年4月,大哥终究没逃出癌症的魔爪,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六十四。

免责声明:该自媒体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内容由作者自行担责),且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作者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作者与内容]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魅力胶东官方账号
首届“书香校园”中小学生优秀传统文化、红色文化暨短视频大赛全网推广专用账号。

联系QQ: 在线客服
联系电话: 13780905287
微信公众号:魅力胶东
联系微信:mljd13780905287
官方网站: http://www.qcqxqs.cn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