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最难忘的莫过于记忆中的那只小八哥!

一个冬天的傍晚,我给鸡撒了一些口粮后就回屋了。当我向窗外望去时,看到一只黑不溜秋、体态玲珑的家伙探头探脑地跟在鸡群后面抢吃粮食。仔细一看,呀,不是八哥么!鼻子上那一撮毛,滑稽得让人印象深刻。我有点兴奋,转头抓了一大把粮食撒到外面。

 

王慧,女,烟台开发区人,中文系本科毕业,现在烟台开发区工作。开发区散文协会会员。

岁月如歌,最难忘的莫过于记忆中的那只小八哥!

记忆中的那只小八哥

 

一个冬天的傍晚,我给鸡撒了一些口粮后就回屋了。当我向窗外望去时,看到一只黑不溜秋、体态玲珑的家伙探头探脑地跟在鸡群后面抢吃粮食。仔细一看,呀,不是八哥么!鼻子上那一撮毛,滑稽得让人印象深刻。我有点兴奋,转头抓了一大把粮食撒到外面。

岁月如歌,最难忘的莫过于记忆中的那只小八哥!

大概因为我的热情,第二天那八哥又来造访了。早晨我听到一阵叽里呱啦的鸟叫,原来是它来了。我从窗户上仅存的几个晒得红酥软透的柿子中拿了一个放到矮墙上,还呈上一碗甘甜的泉水,只想多看看那滑稽的小模样。八哥见状,从高墙上倏然飞起,落到一边,歪歪脑袋,好奇地观望着。我一走,它就跳下来,小心翼翼地踱步走近了。或许它从未吃过那样的美味,吃饱喝足后,它显得有点兴奋,毫不客气地踏进碗里洗起澡来,一边洗一边还唱着曲儿。水花四溅,一碗水很快就扑腾没了。抖擞完羽毛,它又飞回高墙上,时而引吭高歌,时而小声咕噜,很快活的样子。

岁月如歌,最难忘的莫过于记忆中的那只小八哥!

有时我看见它站在院外梧桐树最高的一枝上卖力地说唱,一会像乌鸦,一会像喜鹊,似乎在呼朋唤友。偶尔也会招来一些不同的调子,热烈地对唱着,但山野里始终没有出现它的同类。

它是从笼子里跑出来的?会是从城里飞来的吗?我们猜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它都来吃食,饱腹后就在墙上唱上几曲,算是向我们致谢 。最后,它总要飞上那棵梧桐的最高枝,叽里呱啦地再叫上几场,直到被夜色淹没……

冬天过去了,绿色渐渐笼罩大地。有一回母亲在电话里说:“好几天没来了。不过现在虫子多,饿不着。”我顿时有点失落。它还是飞走了,去了我不知晓的地方。

岁月如歌,最难忘的莫过于记忆中的那只小八哥!

免责声明:该自媒体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内容由作者自行担责),且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作者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作者与内容]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魅力胶东官方账号
首届“书香校园”中小学生优秀传统文化、红色文化暨短视频大赛全网推广专用账号。

联系QQ: 在线客服
联系电话: 13780905287
微信公众号:魅力胶东
联系微信:mljd13780905287
官方网站: http://www.qcqxqs.cn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