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为体力好,长得帅就人见人爱!

仙缈世界,浩瀚无垠,这个世界的人们以武为尊,强者至上。无数宗门林立,天赋异禀的人数不胜数,强者,就应该碾压一方,称霸一带。杀人,在这个修仙的世界犹如家常便饭,随处可见。炼丹,炼器,阵师,修仙,派系驳杂,却以这四种最为受欢迎,是这个修仙界的主流,万古不改!凌云域,千方城。

仙缈世界,浩瀚无垠,这个世界的人们以武为尊,强者至上。无数宗门林立,天赋异禀的人数不胜数,强者,就应该碾压一方,称霸一带。杀人,在这个修仙的世界犹如家常便饭,随处可见。

炼丹,炼器,阵师,修仙,派系驳杂,却以这四种最为受欢迎,是这个修仙界的主流,万古不改!

凌云域,千方城。

一处苍茫山脉,人声鼎沸,原因无他,因为今日是凌云域双宗之一北辰丹宗招徒的日子,无论你是世家子弟,亦或者寒门人士,皆可以来参加。

“不语哥,你我结伴前来参加这北辰丹宗的招徒测试,不知将来如何啊!”一位穿着布衣,一脸憨厚的少年道。

而他身边,站着一位同样穿着寒碜的少年。两人一起从一个小村庄而来,而且在那里,两人是最耀眼的天才,年纪轻轻就达到了铸体七重,离练气境只有三个小境界。

“胡浩,虽然你我在村里是天才,但在这里却泯然众人,修为比我们高的数不胜数,也不知道,能不能通过测试啊。”何不语担忧的看了看四周,手心冒汗。

的确,他们两个的天赋在那一个小小的村庄中是第一,然而放在这北辰丹宗招徒测试中,却丝毫不起眼。四周的武者最差也是铸体六重,还有一部分人修为高深莫测,他们完全看不透。

当然,也不是没有低于铸体六重的人前来参加测试,但是往往看了一眼,便灰溜溜的走了,他们可不想到时候被众人嘲笑,在丹宗长老眼中落下个好高骛远的名头。大不了等修为上来了再来参加就是。

“不语,你也太看不起自己了。好歹我们也算是天才,测试是肯定能够通过的。”胡浩终究是个少年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当他这句话落下时,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好一个天才,我倒要看看区区一个铸体七重,如何通过测试!”

果然,一个就在他们身边的鹰钩鼻男子不屑开口道。

胡浩一怒,道:“如果我们通过了又怎么样?”

何不语大惊,扯了扯胡浩的衣角,希望他少说两句,毕竟那个鹰钩鼻男子修为可是铸体八重,高了他们两重!

鹰钩鼻男子哼了一声,任谁都可以看出他眼中的不屑。

周围的人也发现了这边的事情,纷纷开口。

“刀哥,何必与这等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计较?”

“是啊,刀哥,依我看来,这两人不过是哪个穷乡避壤里出来的人,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

鹰钩鼻男子的名气似乎挺大,周围的武者纷纷开始奚落何不语两人。

“郑刀,出什么事了?”这时,一道傲慢的声音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位穿着黑色华服的少年在一些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听到这道声音,那个鹰钩鼻男子,也就是郑刀,脸色大变,连忙跑到那黑衣少年的身边,献媚道:“齐少爷,就是那两个人,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放言说通过测试不过动动手指一般,这岂不是看不起我们吗?”说着,还指了指何不语两人。

“有这事?”郑齐挑了挑眉,走到了何不语的面前。

他的确很好奇,竟然有人敢这般大言不惭。他可是郑家二少郑齐,哪怕他也不敢说稳稳的凭借天赋进入北辰丹宗,眼前两人难道是某家族不世出的天才不成?

仔细打量了一番,待发现两人修为不过铸体七重时,顿时兴致索然,越过何不语两人,往山上去了。

“废物始终是废物,所看到的永远只有某些老废物的称赞!”

一句话落下,郑齐似乎不愿为何不语两人停留一般,向着山顶走去。

何不语满心震撼,特别是郑刀肆无忌惮的打量他时,他竟然生不起抬头的念头。没办法,郑齐是铸体九重,何不语面对他的目光,怎么敢直视呢?

打个比方,何不语是一条蛇,而那郑齐,那就是一条蛟!蛟看蛇如同看蝼蚁,郑齐又何尝不是呢?

“哼!待会如果测试你两没过,看我怎么整死你们的。”郑刀尾随郑齐而去,临走前还不忘恶狠狠的警告何不语和胡浩。

围观的众人也纷纷向着山顶涌去,将何不语两人当做山里出来的野人一般笑谈。

何不语紧紧握着拳头,一股无名怒火自胸腔燃起,不是因为郑刀的警告,也不是因为胡浩不知天高地厚惹下的祸端,而是因为郑齐临走前的那一句话。

废物始终是废物,所看到的永远只有某些老废物的称赞。何不语深深的将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骂他可以,但决不能骂他爷爷,他自幼便没有父母,没有亲人,只有一个年迈的爷爷,此次他便是肩负着他爷爷的厚望,前来参加北辰丹宗招徒测试,希望入围成为丹宗弟子,也就算是出人头地了。

万万没想到才来这里还没有开始测试,就遇到了如此多的修为比他们高的人。

“等着吧,郑齐,我会让你为这句话付出代价的!”何不语暗暗发誓,紧咬牙关。

他旁边的胡浩在郑齐走过来时悄悄的往后面退了两步,这时才一脸后悔的拍了拍何不语的肩膀道:“不语哥,对不起了,这次是我连累了你。”

他退后的时候何不语又何尝没有察觉?只是为了照顾这个比他小一岁的同乡人,他硬着头皮替他承受了一切。

何不语挤出一丝笑容,苦笑道:“没事,不用担心。”他只当胡浩是年少禁不起压力罢了,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可是无论如何,何不语还是微微心寒。

望向那高耸入云的山峰,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劲涌现,何不语心中唯一佩服敬仰的,便是他的爷爷,如果有人胆敢侮辱他,瞧不起他,何不语一定会倾尽一生,让他们付出代价。

何不语和胡浩两人继续向着山顶走着,只是两人间似乎有了隔阂,不再像之前那般轻松聊天了,而是各自有着自己的心事。

如果我进入了丹宗,我一定要找一个比那郑刀更强大的人做靠山,看还有谁敢欺负我们哥俩!胡浩心中这样想着,而且默默的把这个当做了目标。丝毫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进入丹宗。

何不语却与他截然相反,他要变强,要变得没有人敢欺负他和他亲人那般强大!

两个人暗中都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不同的是,一个靠别人,一个却打算靠自己。

————未完持续

免责声明:该自媒体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内容由作者自行担责),且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作者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作者与内容]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