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卫辉:采访遇险记

小水滴

那是一次无法忘记的采访,可以说是惊心动魄,死里逃生。在山里工作那阵儿,整天主要是和文字打交道。写信息,写领导讲话,写新闻消息。山里的每届领导都为山区的发展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也为我撰写新闻稿件提供了很好的素材。

写稿送稿,从山里到新乡,不断和上级新闻单位接触,自然就结识不少编辑老师,他们对我非常关心关照。递交了稿子,就会和编辑老师聊天,聊卫辉山区的变迁, 老师们听我喷,有点上瘾。20200508224722913

这次采访,我预设有方案,目的是让老师们把狮豹头的自然资源风景大致了解一下,另外是让老师们看山区的发展变化。我领着老师们直接转古村,走田野,访矿区,进农户。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过午时了。乡里领导电话催问:采访结束了吗?快回来让老师们吃饭吧。不行,下午再去转。最后一站是红旗渠精神的扛旗人杨贵的老家。大家看了正面水库,就到了罗圈村杨贵的石头小院参观。结束采访活动后,我带着老师们坐着那辆乡里新买的北京吉普车,开始返程往乡政府赶去。

谁知,不测风云正向我们袭来。当吉普车开到山岭丁字路口时,从山岭沟里面,突然窜出一辆无牌照的皮卡车。吉普车司机见状,迅疾右打方向再回方向躲闪。可是,因为那辆车没有鸣笛,司机开得也欢野,我们乘坐的吉普车,尽管打方向进行了紧急避让,但还是被野性十足的皮卡车撞上,只觉得“嘭”的一声,吉普车无奈翻下了路岸,掉在了河床的一个水坑里。车子幸亏没有翻个。车子下岸后,因为路岸较低,侧翻在河里。

20200508224724176

我在副驾驶坐着,头部被狠狠撞击了一下,没多大会儿,就起了一个大包。司机从我身上爬了起来,腰部受伤,他慢慢打开司机那侧的门,先爬出车去,其他老师在后边侧翻挤摞着,也先后从车里爬出来。大家的腿都在打着颤,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个个惊恐的脸色,一时难得复原。坐在路边的石头岸上,无人说话。最严重的是陈老师,他捂着肚子,躬着身子,哎呀地喊疼,因为他在我后面坐着,后面人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好在大家都没有生命危险。

我真被当时的场景的吓坏了。与我们相撞的皮卡车是乡政府计生办的,他们几个人开车在山岭搞计划生育的,也是匆匆忙忙赶回乡里吃饭的。我顾不得那么多了,给主要领导简单做了汇报后,我就先站在路中间,截车救援。但是无车停下。最后还是山岭路口村的好心人,用三轮车载上我们,直接奔赴汲县第二人民医院为老师们做检查。

谁知,九十年代初山里医院条件还是有限,无法进行一些拍片检查。随后,老师们联系了新乡一家医院,坐救护车下山。我要陪着老师们去新乡,老师们全都不让我去。他们可能看出来我当时头部的肿包和受惊的样子,也都担心我的情况。让我也要早点去卫辉检查检查头部。

当夜,头痛,心慌,焦躁,无法入睡,第二天,我内心忐忑不安,在卫辉做了脑部 ct,结果有轻微的脑震荡,无大碍。我随即给陈老师联系。他说,别操我的心了,没有多大事儿,有三根肋骨断了。其他同志,都是皮外伤。那次采访活动后,我私下一直没有再写新闻稿件。因为每每掂起笔来,手就颤抖不止,眼前就会浮现车祸的那一幕。这样的日子,迫使我放下手中的笔,有五年之久。后来,有了电脑,学会了打字,我才逐渐恢复正常的业余写作至今。

免责声明:该自媒体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版权内容由作者自行担责),且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秒送号Miaosong.cn立场,未经作者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作者与内容]

「作者 · 档案」
宣传正能量 提供更多资讯

  
(0)

相关阅读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