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

清代《醉茶志怪》故事 苏某

苏某,晋人,传者忘其郡邑。为某官仆,随任辽东。夜有奔女,红裙蓝帔,貌殊娴雅。自云为狐,请独居后楼,妾当就之。如其言,夜果至。与之寝,樱口喷香,花容含笑,旷世真无其偶。从此遂为琴瑟。

有老仆巡更,闻楼中笑语,疑其纳妓,叩扃盘诘,则见苏独坐,惊为遇妖,劝其速绝。勿听。又半载,形容憔悴。侪辈悉劝之,苏云:“身无疾病,但倦怠耳。”未几,呕血勿起,遂自恐,向女云:“予昔颜如渥丹,今则骨将委土,家无兄弟,奈老亲何?幸留蚁命,得归故乡,卿之惠也。”言毕泪下如雨。女曰:“妾蓄有灵丹,明日携来服之,又何虑焉?”苏有僚仆甲与乙者,苏
为述其事。甲曰:“噫!君其危矣,既竭尔精,更投以鸩,是速其死也。”苏哭求计。甲曰:“彼能隐形,何能为力?”苏云:“猝与之遇,形不能隐也。”甲使系铃楼外,索引其端,索动铃响,闻声辄至。
次日女来,取温水半瓯,吐口中红丸,对烛润化,将饮病者。苏急引动铃响,甲乙猝至。女起立,问将何为?乙云:“有何怨仇而杀吾友?”女云:“疾病,人之常事,医之则健壮如初,何以云杀?”乙窥女美,爱之,执其袪(袖口)云:“尔藏凶器,非杀而何?”女问:“凶器安在?”乙云:“绣裆中所藏双股剑,予试扪之。”遽探其隐(阴部)。女与撑拒,甲乘间取瓯中药汁,一吸而尽。女视之失色曰:“尔真杀我夫也!”忿以手推乙倒地,遂失所在。苏视,爽然悔悟,大詈二人无良。二人惭退。女来,握苏手痛哭云:“妾恃有妙药,贪欢不已,致君如此狼狈。若能服丹,寿同金石,且换凡骨,伉俪不仅百年。孰意君生疑忌,彼施计巧,是殆命也。五日后君必死,妾以君故,亦不免于雷殛。奈何奈何?”苏亦泣,劝女报之。女愀然曰:“祸由自取,骨骸且不能保,更何能
报复哉?”苏曰:“彼服丹成仙,殊令人切齿!”女曰:“彼心术不正,安能得道?不过多延年耳。”言毕,悲哽不已。
至期,苏亡,女出金易棺殓已,遂杳。后,甲须发苍而转黑,八十余犹能夜御数女,颜如童子焉。
醉茶子曰:贪欢忘死,深于情者,死快于生,况生而不死乎?龌龌儿何愚昧至此哉!吾独恨甲之忍,明知良药,不使苏服,自饮之,鹤发童颜,优游岁月。天龙有知,何不奋雷一击哉!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内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学习历史人文古籍,提高个人文化素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