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处

我发觉,鸟儿们特别喜欢在黎明前舒展曼妙歌喉比赛歌唱。这大自然的特色闹钟,总是将我从迷糊的梦乡中唤醒,让我克服了睡懒觉的习惯。

独处

这里是正宗的江南水乡,河流湖泊纵横交错,户外还有免费氧吧,唯一的缺憾就是很难遇见鸟类的稀有品种,随处可见的皆是百毒不侵的麻雀。如果步行去郊外,兴许还能见到喜鹊、八哥、斑鸠等,山鸡与白鹭也能零星偶见。

鸟儿们似乎热衷过隐居的诗意生活,特别害怕人类去打搅他们争做流浪大师的梦。多年以前,人类曾饿得群殴麻雀而食。这震烁古今的贪婪吃相,被惊吓一次就够了,鸟类自此留下后遗症。离他们远点,那群宝莱坞学霸可不是好惹的,鸟儿们代代口口相传。恐怖的记忆流传至今,或许还会继续流传下去。

听到有人靠近的脚步声,山鸡会在灌木丛里发出一鸣惊人的尖叫声,祈求上苍不要让怪兽们再疯狂计划她生二胎的梦;如果你想近距离拍摄在田野间觅食的白鹭,那基本等同于不可能实现的愿望,白衣仙子们早已张皇失措地展翅腾空远遁。

鸟儿对人类的恐惧,远超人类对灰犀牛、黑天鹅的恐惧。未来不排除人类在被灰犀牛、黑天鹅击溃之前,鸟类就已经在地球上被毁尸灭迹地抹去。

最近,最让我牵挂的不再是困难群众,而是一只孤独的燕子。别的鸟儿都是成双成对或三五成群地游戏或飞行,唯独她形单影只就像辉煌盛世的一个小黑点。让人没来由担心的是,有一天会不会连燕子也变成稀有品种。燕子越来越少,麻雀越来越多,这可绝非妙事。

今天沥沥淅淅地下了一整天雨,我不知道这是否又是一个漫长雨季的开始。我似乎还来不及感受春的气息,就已经品咂出秋风秋雨秋煞人的况味。女侠秋瑾正是在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天气里遇害的。

我已经两天还是三天没见到那只栖息在隔壁邻家屋檐下的孤独燕子了,她似乎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她还能去哪里呢?我宁可相信她飞去寻找诗与远方,或者寻觅到心仪的另一半去过双栖双飞的幸福生活了。

再也看不到她斜倚在电线上梳理幽蓝发亮的羽毛,再也听不见她经由腹腔传送至喉管的一连串美妙绝伦的颤音,我的心怅然若失。她大概还没有料到,孤独的我们原本可以成为心灵上的伴侣。

没有谁能理解一只鸟儿的快乐,也没有谁能抚平她孤独绝望的创伤。人类总是按自己的需求去教训鸟类,公治长毕竟只是流传于上古世纪的传说。

有些责任是我无法承受的,我的小心脏也承受不了。那就这样吧,卸掉曾经背负的沉重包袱,做一个百无聊赖的自由人,争取再好好活几年。我祈祷,我祝福,好鸟一路平安。

来自: 纯蓝硬币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实名作者自行发布,内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 秒送头条Miaosong.cn立场,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投诉 · 举报]


「作者 · 档案」 关注作者
推出以民企为主的经济和法治有关的话题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Copyright ©2021 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17628号-3   运营商:成都四三二一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
返回顶部